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一个中学教师的办公室情缘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17

我是一个中学教师,一个所谓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我和她其实不是同一个办公室。我们按年级组坐班,几乎每学年都要换一次办公室。而她是我们学校办公室的职员,我们之间的故事主要是发生在她的办公室。所以权且称之为「办公室情缘」,如果不妥,请各位大侠批评指正。
  一、初次来电
  我1988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我老家最好的中学任教。这所学校比较大,有200 多名正式教职工,所以很多人在一起工作了多年,其实都不怎么熟悉,特别是不在同一个年级的,有一个女教师,教化学的吧,我们在同一个学校共事了五年,我才把她人和名字对上号。我和她可不是这样。
  她是一所技校毕业的,因父亲有点儿门路,就分配到了学校做后勤,刚开始应该是在总务处打杂吧。我刚分配进去时,她已参加革命3 年了,并且已经结婚快一年了。第一次注意她是在工作第一个学期的教师节,那是我参加工作后过的第一个教师节,所以印象特深。当时全体正式教职工先是在食堂聚餐,然后晚上在学校的会议室搞一个舞会。
  80年代后期,在那个小县城,跳舞是一件时髦的事,会跳的人也不多,所以像我这样的舞林高手,不去捧场是说不过去的。那天晚上,学校的领导和部分中老年教师,大部分青年教职工参加了舞会,大概有八九十人,其中女的比男的多,青年男教师比较少,会跳舞的青年男教师就更少了,音乐一响,下场的主要是中老年男子,更多的是女的和女的跳。我记得一开始我还是比较低调的,一般不出手,基本作壁上观,因为我讨厌和不会跳的人跳,我得先摸清女人跳舞的水准,看准了再出手。
  几支曲子下来,没见到让我眼睛一亮的女舞伴:几个舞步较嫺熟的女人,都是半老徐娘;几个年轻点的,则舞得不好。我甚觉无趣,想要离开,到县城的一家营业性舞厅去潇洒一通。刚走到门口,与进来的一个娘们撞个满怀——这是与我一个年级组的英语教师,年龄三十出头,体型上下一般大,我们几个小年轻在背后都称之为「柴墩」(本地农民劈柴时的一种用具)。柴墩一见是我,嚷道:「小Y ,想走?别急,教我们跳几个,我这儿还有一个美女想拜你为师哪!」说完,往旁边一闪,一个和我一般高,体型凹凸有致少妇出现在我面前。「来,小XU,这就是我和你说起过的舞高手小Y ,小Y ,过来认识一下!」「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我赶紧说,「你好!我也很高兴!」声音有点好听,人也有点面熟,「你是我们学校的吗?」「是呀,我在总务处。」「幸会!」「不客气。」如果只是教柴墩,我肯定不干,早就找个理由溜之大吉了,然而现在有这个美少妇在,情况就不大一样了。不知咋回事,我读大学时就对美少妇很感兴趣,当年有个教公共外语的少妇教师,就曾很让我对她的课很感兴趣,所以英语学得不坏。今天这个美少妇的出现,我当然不会错过,能与她共处一个美好的夜晚,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重新落座,柴墩紧挨着我坐。柴墩说:「今天你可要好好露一手,因为我在她面前吹嘘过,说你是我们学校第一舞林高手,别让我丢脸。」接着,舞曲适时响起,是《潜水姑娘》,当时很流行的一支慢三曲子,这慢三也正是我备受同行夸奖的舞种。于是我赶紧起身,来到小XU前,做了一个很潇洒的邀请姿势。她也痛快地起了身,说:「我不大会跳,你可要教我!」「共同学习,我很乐意在优美的舞曲中和美人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当时领导正热衷于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这跳舞正是领导宣导的建设专案之一)。」「你真幽默!」就在我的「花言巧语」中,她乐不可支地和我舞起来了。她的舞步确实还不太嫺熟,但她的乐感很好,而且悟性很高,所以我和她跳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费劲。曲子终了,我又来了一句:「怎 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也觉得很短。」我赶紧接一句:
  「下一曲再来,好吗?」她点了点头。于是,这天晚上,几乎变成了我和她的专场表演:她的舞步,也一下子好得令人惊讶!
  舞会结束了,我和她却意犹未尽。「真希望再次和你合作。」「我也是!」二、擦出火花
  一晃多年过去了,我和小XU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故事。这次舞会之后,我在学校碰到她时开始会打打招呼了,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她常在办公室呆着,我也没有去别人办公室串门的习惯,有时偶尔碰面,想邀她去营业性舞厅玩,她又不肯去,说怕她老公不高兴(当时已婚女性上营业性舞厅的风气还未形成),所以接触还是不多。我期待下一次学校的舞会,和她重续「舞缘」。


  然而,世事难料,教师节舞会之后,学校到元旦才又搞了一次,而那次舞会小xu并未参加,因为她已经大肚子了。我参加工作之后的第二年暑假,她生了一个儿子,然后休产假,休完产假回来上班,已是1990年春节后的事了。
  这时我也谈了女朋友,不大去跳舞了。因为和我女朋友跳舞的感觉很差,她没有乐感,动作生硬,一曲下来,就像上了一堂不成功的课,很不爽。又不大方便去和别的女性跳,怕她不高兴。所以尽管女朋友经常要叫我去跳舞,但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时间一长,她也不提去跳舞的事了,我也慢慢不感兴趣了,即使是学校的舞会,我也尽量不去,去了也没什么跳的欲望。随后,我结婚,做父亲,忙工作,生活压力加大,对别的女性甚少关注,只是偶尔和老婆大人逛街,看到美女时,才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别的女人存在。
  到了1997年夏季,中考来了,我和小XU之间才又开始发生故事。
  因为工作努力,运气也不坏,所以我自从教了第一届高中毕业班之后,基本上是任教高三,而那时中考每年都定在7 月1 日进行,高考在7 月7 、8 、9 进行,所以我基本没参加过中考监考。然而1997年的情况却很特殊,因为这年7 月1 日是香港回归的日子,所以中考推迟到高考结束后才开始,我们这些高三教师也有了机会参加当年的中考监考。
  中考监考在当时也算是一项美差:不但有一点补贴,还会收到一点小礼物,如每日每个监考教师一包香烟,另外,饭菜也相当不错,而且是被人当座上宾,感觉相当好。我们校长当主考,到乡下某所初级中学监考,因为是一中的校长为首,所以去的都是比较发达的乡镇。因为小XU这时已在办公室,当打字员兼管理学校档案,也算是混得比较不错的了。所以也被挑去参加中考监考。那年我们去的是离县城较近的一个比较发达的镇,这个镇上的娱乐设施比较齐全,舞厅,OK厅等一应俱全。当天晚上除校长等领导回县城之外,其他人基本住在这个镇上,东道主极力邀请我们去跳舞,于是就去了这个镇唯一的舞厅。
  虽然我已多年未跳舞,且流行的舞种我已陌生,但凭着良好的基本功,我还是很快就在这个舞会上如鱼得水了。
  当然,我的舞伴主要是小
  第一支舞我就请了她,看得出,她也很期待。还是一个潇洒的请的姿势,她也还是那么痛快地迎了上来。这时的她,比当年更有了种风韵,虽然儿子都上小学了,可是体型保护得很好,皮肤也很白嫩光滑,在七彩的灯光下,显得特别迷人,腰柔软而有弹性,胸部比以前更丰满了,当然,她的舞步也更臻于完美。一曲未完,我已意乱情迷。
  一曲之后,我们坐到了一起。我说:「你比以前更迷人了。」她粉拳往我肩上一捶:「你还是这么油嘴滑舌!」我说:「真的!你绝对是今天晚上最有魅力的女人。这么多年没跟你合作,我真是亏大了。」她又捶了我一拳,我也趁机抓住她的手:「你再打我,我不和你跳舞了!」她说:「谁稀罕你!」挣脱了我的手。我说:「真的!」她说:「当然。」于是舞曲一响,我就去邀了另外一个女同事,因为,我要让她有所比较,因为我知道,我的跳舞水准,在今晚基本无出基右者。果然,她和一个东道主的一个校领导折腾了一曲之后,还是主动坐到了我的身边。我有预感,今晚我和她有戏。于时历史重演,这个晚上,又成了我和她的天堂。
  舞会结束之后,东道主叫了一些当地的人用二轮摩托车送我们回住处。因为车子有限,所以基本上一车拉两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小XU和我走在后面,自然,我们上了同一辆摩托车。我坐在车手的后面,小XU坐在我的后面,紧紧地贴着我。摩托车一启动,我感觉到了背后贴着一双又大又软的乳房,她的手也很自然地搂在我的腰上。摩托车在漆黑的街道上呼啸而去。
  三、屋顶激情
  舞厅到住处的路不远,也就五分钟左右的摩托车程,可是发生的事不少。我先坐到了骑手的身后,然后她坐了上来,因为她穿了一袭长裙,所以只能侧身坐,而这样坐如不把我抱牢,是很容易掉下去的,所以她也乐得双手抱在我腰间,俨然一对情侣。更要命的是,她的乳房也毫不客气地压在我的背上,随着摩托车的颠簸,在我的背部上下磨擦。我趁机往后靠,一只手往后抓住摩托车的车架,另一只手则反手搂住了她的腰。


  她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于是我该想想今天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了。
  到了住处,下了车,我发现她脸颊绯红,说话的声音有点颤。可见也很兴奋!然而,容不得我多说话,她就被另几个女同事叫着上楼去了。
  这是一个小旅社,所以只安排了十多个人,其中女的四个,每人住了一个两人间,在四楼;男的住大间,每间三个人或四个人,我和另外两个人要了一个三人间,在三楼。我因刚才和她的肢体接触,冲动不已,心里老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与她再单独相处?
  看来我得先研究一下地形。我看到,这个小旅社只一个卫生间,设在三楼到四楼的楼梯边;四楼边上有一个小门,可以到屋顶;洗澡在一楼,只有一个浴室,设在服务台的左边,服务台对面有几张木沙发。于是我和室友说:
  「你们先洗,我等会儿洗。」我走出房间,故意站在三楼靠楼梯的那边吸烟,寻找再次和她接触的机会。不多久,小XU出来了,手里拿着浴具,只她一个人,机会!我赶紧搭话:「下面还有人在洗,可能要等会儿。」她说:「哦,那我等会儿再下去!」说完站在那里,没有回房间的意思。我心知:有戏!「这儿蚊子多,到屋顶看看更凉快吗,好不?」我指一下她身后的那扇门。她点了点头,先走了进去。我赶紧跟上。这个屋顶有点暗,也很乱,摆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赶紧牵住她的手:「小心,别踩到东西,跟着我走!」她顺从了我,并把浴具放到了地上。我拉着她走到一个角落,站住了。这时我的心跳得很快,不知该干什么了。她也没比我好多少,我只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我一把搂住她的腰,她顺势贴了上来,头伏在我肩上,就这么站了一会儿。我想我该干点儿什么吧。于是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动作起来:左手往上,摸到了乳罩扣;右手往下滑,隐约摸到了她内裤的边。又这么停了一会儿,看她没有拒绝的意思,继续!右手继续下滑,撩起她的裙子,摸到了她的大腿,因为天热,出了汗,所以有点粘乎乎。继续往上,摸到了屁屁,我从内裤边把手挤了进去,用力揉捏她的大屁屁,左手隔着连衣裙,摸到了乳房,用力挤压。她在我的动作下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并抬起了伏在我肩上的脸,我把嘴凑到她的嘴上,很快舌头就搅在了一起。我的左手慢慢往下移,也从边上挤进去摸她的屁屁,DD则紧紧地顶着她的三角地带,大概正好顶在她的阴道口,因为我和她身高几乎一样。又搓了一会儿,我把双手拔出,从上往下插入她的内裤,用力往下一翻,她的内裤被我褪到了膝下。她仍然没有拒绝。于是我左手摸她的光屁屁,右手移到了她的三角地带。毛很浓,手往下插,她稍稍张开了大腿,于是摸到了她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有点大,我用手指把玩了一番,她的呻吟越来越密集。中指顺着缝往下,往下,阴道口早已一片汪洋。我先用中指摸到了一粒硬硬的东西,然后紧紧地摁住她,她已经完全瘫在我身上了。
  四、初试云雨
  正当我和小XU在屋顶上欲罢不能时,听到四楼传来一声叫唤:「小XU,可以洗了,快点!」小XU一把推开我,把内裤从膝盖部位提了起来:「我得去洗澡了,不然她们知道了就不好了!」我说:「洗完后我再来找你,好不好?」她说:「看一下再说。」然后匆匆走了。我只好揉揉发胀的大鸡巴,点了一支烟。
  过了一会儿,我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一个凉(男同胞都在这儿洗了冷水),总算把那股欲火压了下去。
  我估计小XU快要洗好,于是又等在了楼梯口。果然,不一会儿,小XU上来了,不仅洗了澡,还洗了裙子和内衣,换上了一件睡裙,虽然遮盖了她曼妙的体型,却别有一番风姿,我的大鸡巴一热,差点儿从三角裤中蹦了出来,还好我这时也穿上一条又宽又大的沙滩裤。她先跟我打招呼:「你好,还没睡呀?」装得像个没事人,因为她的室友这时出来门口晾衣服了。我斜了一眼她的室友:「房间里太热了,先在这外面凉快凉快。你们房间热不热?」「也很热,只有一个电风扇。」「不如也出来凉快一下,小W (她的室友),一起去下面走走!」(如果她真跟我们一起去,那也没意思)「有什么好走的,这鬼地方!」小W 说。「小XU,那我们两个去,好不?」「想吃我豆腐呀,我才不跟你去!」说完小XU从我身边走过,同时向我飞了一眼。我趁机在她的肥屁屁上掐了一把,她一颤,又向我飞了一眼,走进了房间。这时我那个欲火难耐呀,像第一次上我女朋友时一样。


  「怎么办?怎样才能让她脱身出来?」这时我才体会到了什么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先等等再说!」我这样鼓励自己。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机会。这时,我的室友也叫了:「Y ,你妈的来不来睡?
  不然我们把门插了!」「就来就来。」我赶紧说。同时鼓励自己:「再等一会儿。」因为这时我看到小XU的房间灯已熄了。「也许她也在等机会。」等呀等,我抽了一支又一支烟后,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算了吧!」「不!再等一会儿,她一定会出来了!」我坚信,她向我飞两眼是有用意的。我这人有一个信条,不撞南墙心不死。这是我能在工作中做出一点成绩的重要原因,也是我常常不招领导喜欢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天,我又得益于这一条了。在0 点左右,我终于听到四楼有人从楼道上走过的声音,我赶紧也装着上卫生间的样子,往三四楼楼梯之间的卫生间走去。「哒哒」的脚步声终于近了,一看,果然是小XU. 我激动得差点喊出了声。「嘘!」她示意。然后指一指朝屋顶的门,然后闪声进了卫生间。各位看官,我这时激动得那个心跳总在150 以上,而脚步还得轻点,因为底下就是我的男同事们在睡觉。我蹑手蹑脚来到刚才战斗过的那个角落。不一会儿,小XU也蹑手蹑脚地过来了。我张开双臂,她朝我扑了过来。很快,这个世界就仿佛消失了,只有一对如饥似渴的男女气喘吁吁的声音。我们在一阵狂吻之后,又开始互相搓揉对方,我仍然集中火力捏她的肥屁屁,她则在我的背上使劲地搓。接着我如法炮制,褪去了她的内裤,扔在旁边的一个什么玩意上,把她的睡裙往上一撩,也扔在了旁边内裤上,这时我发现,她没有戴胸罩,一对硕大的乳房在远处隐约的灯光照射下,闪着诱人的光:一个全裸的美少妇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我的上帝,我前世做了什么好事,如此善待我!我也很快脱了个精光,两人很快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我用大鸡巴顶着她的MM,双手使劲搓屁屁,然后半蹲着,用舌头舔她的乳头。她的乳头好漂亮,比我老婆的漂亮了一倍不止。我左手捏着她的右边乳头,右手摸她的MM,嘴则舔着咬着她的左乳头。折腾了一会儿,我的右手感觉到了她的阴道口已是一片汪洋。她的喘气声也越来越不均匀了。我知道,再不插进去的话,上帝都不答应的。于是我站直,小XU也知道我的意思,赶紧稍微蹲下了一点(前面我已交待,我和她一样高,她如果不蹲下点的话,还真不好插进去),我抓住罗纹钢般的大鸡巴哧的一声,直捣黄龙。只听小XU一声「啊」,差点儿倒了下去。我赶紧双手环住她的腰,身体微微后仰,在腰部力量的带动下,使劲抽动。大概抽了二三分钟,只听我俩同时一声呼唤:「妈呀!」我只觉得下身一阵热流,从大鸡巴那儿喷涌而出,整个人差点儿瘫软!小XU往我身上一扑,我的大鸡巴也从她的阴道里滑了出来,两人又是一声叫唤。我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只觉得她浑身在颤抖……五、档案室的秘密
  男女之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理所当然了。不过,我和小XU之间的第二次还是值得一说。
  话说有了第一次的激情之后,我就努力寻找机会再次销魂。不过有二个问题:第一是时间问题。我和她虽是同一个单位,但我们并不可常见面,因为她在行政楼上班,我在教学楼,一般情况下,教工们不太好老往行政楼跑,下班以后她得回家照顾孩子(陪读之类,她是个贤妻良母),我也有自己的家和自己的事业,如晚上基本都得在办公室或教室,有空时得在家陪陪自己的孩子;第二是场所问题当时不像现在,随便找个地方开房都行,当时在咱那小县城,住旅社还要身份证,要找个地方激情是个麻烦事。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第一次激情之后的不久,暑假期间,我去行政楼看学生的高考分数,看到小XU的办公室新置了一台486 的电脑,这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而我当时也正好对打字很感兴趣,平时在家里用小霸王练习,但总觉得不痛快。所以我决定去小XU办公室学打字,并且可以请教她。小XU痛快地答应了。当时学电脑是一件时髦的事儿,领导也很支持,所以上到校长,下到其他中层干部,看到我在小XU的办公室学电脑,都很支持我,还觉得我这人「与时俱进」。我呢,更是得了便宜又买乖:既学会了五笔打字,又不时可与小XU激情一番。
  因为当时放暑假,在行政楼上班的人不多,小XU因为是打字员兼档案管理员,她得利用暑假时间整理一年的档案资料,所以她经常要在暑假加班,这就为我们成就好事提供了机会。


  那一天下午四点多时,因为刮台风的缘故,天空灰暗,狂风大作,所以当时来行政楼的学生家长一个也没有,教务处和政教处等早就没人了,校长和办公室主任出差了,这时,整个行政楼就剩下了我和小XU,我知道,机会来了。
  平时,因为校办人来人往,所以哪怕只有我和小XU在办公室,我们一般也不敢造次,最出格的一次也就是把手伸进去摸她的屁屁。那一次我打好了字,想学一下排版,那时用的是DOS 操作系统,所以一定要小XU这样的专业打字员指导才行。于是小XU站在我旁边指导我操作,那天她穿裙子,身上散发一股幽香,胸部贴着我的肩膀,我有点扛不住了。敲击键盘的手逐渐慢了下来,不一会儿,我乾脆将手顺着她的大腿摸到了她的屁屁,她靠在我身上不动,我一只手捏她的屁屁,一只手放在键盘上,两眼看着门外,生怕有人冲进来。直摸得她呼吸急促,我的大鸡巴发胀。
  要不是有人进来了,真的要失控的。
  六、档案室的秘密(续)
  话说那天下午四点多时,因为刮台风的缘故,天空灰暗,狂风大作,行政楼只剩下了我和小XU,真是天助我也!
  这时,小XU一直朝窗外看,我说:「别看了,这雨一时停不了。过来教我排版。」说完,我朝她色色地一笑。
  她面颊绯红,说:「懒得理你!」但人却朝我这来了。走到我身边,我就一把搂住她的性感的腰,她把我推开,说:「不要给人看到了!」「我都侦察过了,今天这楼里只有我们两个了!」说着我就用手掀起了她的裙子。她今天还是穿了一袭连衣裙,里面是贴身小三角裤。我一只手使劲地捏她的肥屁屁,另一只手穿过连衣裙的下面,摸到了她的胸前,隔着乳罩,我一阵狂搓。小XU禁不住呼吸急促起来。我这时只有一个想法,把她的衣服脱光,其他的都顾不上了。「别闹了,我还有事。」我正来电,小XU一把推开我,迅速走向她的座位。我正要追过去,小XU朝窗外呶呶嘴:原来她办公室后窗正对面20米开外,是另一家单位的办公楼,里面还在上班!我说:「没关系,天这么暗,看不到的。」说完就要朝她扑去,她一躲,说:「真的不要!不然我生气了!」我没办法,只好退下。回到电脑旁,没心没思地敲着键盘。过了一会儿,她叫了:「过来,帮我拿一下这些材料到档案室。」平时,那档案室是绝对不会让我进去的,这是纪律,但今天,怎么……我正在纳闷。「帮不帮?不帮算了!」「好,好!求之不得,怎么不帮?」于时抱起桌上那一小捆纸质材料,屁巅屁巅跟在她后面。一直到了顶楼,档案室在顶楼的楼梯间,左边是一间小会议室,右边是天台,即使在平时,这儿也是很少有人走来,除非会议室有会议。真是个幽会的好地方,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点什么了:「今天我得大干一场了!」关键时候,还是女人的想法周到,在这个地方鬼混,连鬼都不知道。
  进了档案室,我放下材料,迫不及待地朝小XU扑了上去。(连门都没关,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也主动迎了上来,我猜,一定是刚才那一番撩拨起的作用。两人很快吻在了一起,舌头绞在一起,身子扭成一团,不一会儿,她就用手抓紧了我的后背,凭直觉,我知道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于是,我先剥光了她的衣服,一个洁白的胴体暴露无遗,我自己也脱了个精光。这是我们第一次一丝不挂地干活,那种刺激,真是无以伦比。
  我把她抱到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想就势压上,但桌子太小,且摇摇晃晃,两人躺在这上面干活,这桌子准塌。怎么办?当时因为经验不足,干的姿势有限,想像力很不丰富,只知道女下男上,所以犯愁了。突然,我眼睛一亮,有了。原来地上有几捆旧报纸,我把这几捆报纸放到桌前,站在上面,大鸡巴刚好可以对准她的小MM,而且,双手可以很方便地搓她的乳房(乳房),可以很清楚地欣赏她的面部表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干法?于是我一只手抓捏她的乳房,一只手握着大鸡巴,用龟头在她的大小阴唇(阴唇)上来回划圈,不时地顶一下阴蒂头,每顶一下,她就全身震一下,刺激!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下,直到她呻吟个不停,并且在小桌上打滚,眼看就要受不了时,我一把将大鸡巴插了进去,一阵狂抽,大概几百下总有吧,直到我的大腿根部一阵痉挛,我才把大鸡巴拔了出来,一股股粘稠的液体直喷到小XU身上,乳房,小腹,到处都时。小XU早已瘫在那边。


  七、很刺激的场所
  1 、档案室
  自从在档案室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我们就彻底解决了场所问题。从此,这儿成了我们狂野的天堂。
  从此,小XU有了一个秘密:每个学期,她都在星期五值晚班,每到值晚班的时候,她都是穿裙子——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因管理需要,我校在上班时间每天都会安排一个后勤人员值晚班,时间是晚自修开始到晚自修结束。
  一般人们都不愿意在周五值晚班,因为第二天是周末,很多人这时就有很多活动。而小XU主动要求在周五值晚班,很是让办公室主任感动——殊不料,她其实是为了和我激情方便——因为周五晚整座行政楼往往只有她一人在。而这天她必穿裙子,哪怕是冬天——我们南方冬天不算冷,但有时也要穿羽绒衣——再冷的冬夜,她也必穿裙子:为的也是方便我直捣黄龙。
  夏天,我们肯定是一丝不挂地在里面狂野,为了方便战斗,小XU还特意将一张校长室淘汰的长沙发放在档案室——这真是一张令我销魂的沙发,如果细心查看,上面有不少污斑——那正是我射向小XU的销魂液!
  冬天,我们是上身该穿啥就穿啥,下身则是小XU掀起裙子,将长统袜和小短裤褪去一只腿;我则将下半身脱光——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冷,试想,在这种时候,只要是男人,谁会觉得冷呢?
  2 、办公楼的卫生间
  有一次,我们在办公楼的卫生间里激情了一番。
  那是一个秋天的夜晚。我从教学楼看到小XU办公室有灯,可是这天不是她值班,于是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为了迎接一个什么检查,学校办公室得准备一些材料,要加班。于是办公室主任和小XU都来了。
  这天天气不冷不热,所以小XU穿了一套黑白条纹相间的长袖紧身套裙,浑圆的屁屁、高耸的双乳……我的下身一热,忍不住就要上她。
  我紧挨着她坐在电脑边,眼睛装模作样盯着她打字的电脑,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逐渐往膝盖方向移动,再慢慢地掀起裙子的一角,摸到了她的丝袜,再慢慢地往大腿根部摸索。小XU则不动声色地打她的字,但呼吸明显加快。
  我的大鸡巴也不断地膨胀。
  继续往上摸,她的一双大腿几乎都裸露出来了,小XU停住打字的手,想把我的手推开,但我的手已摸到了她的三角区,岂肯甘休?她没有强行制止我的意思,而是又开始打字,可是好长时间都打不出一句话——因为我已隔着内裤在摸她的小妹妹了——她面色潮红,几乎停止了打字。
  突然,隔壁办公室的主任叫她了:「小XU,打好没有?」她一惊,赶快推开了我,说:「现在别惹我,让我把这份材料打好!不然要挨骂的。」我只好作罢。但我实在想上她,又忍不住要挨上去,她说:「不要急,我很快打完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她打完了这份材料。我说:「到档案室去?」她说:「不行,主任在,怕被她发现。不然明天再说,明天我值班。」我这时已欲火难耐了,岂肯放过她。灵机一动:「去卫生间!」她说:「不行,那里更危险!」我不等她说完,拉起她的手就走,进了卫生间。这个卫生间因为在校长楼,平时不大有人用,所以很乾净。
  一把门插好,我就贴了上去。她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来。我先双手环住性感的屁屁,一阵狂吻,真吻得她喘不过气来。然后一只手进攻下身,一只手狂搓豪乳。等到她快要瘫软时,才褪下她的内裤,挂在门钩上。我让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弯着腰,屁屁朝着我。我自己则只是褪下了裤子,挺枪便从后面插了进去。插了不少于10分钟后,才缴了枪。
  3 、校长的办公桌
  我和小XU之间最刺激的一次,是在校长的办公桌上。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为了赶一份材料,小XU星期天上午得加班。
  那天也是只有她和主任在,校长去出差了。
  上午10:00左右,小XU打个电话给我。因为她的事已基本完成,只要等主任审阅完毕就行了,但又还不能走,于是就想和我聊。我一了解情况,立刻拍马赶到。在她的办公室照例又是一通亲热,然后两个人都不能自禁时,我提议上档案室,但还是老问题,怕被主任发现,总不能老去卫生间,那个急呀!
  一会儿,小XU说要打个长途电话。这只能到校长室打,她有钥匙。我也心领神会,跟上她,进了校长室,我赶紧把门反锁。
  校长室挺大,一张办公桌是当时流行的老板桌,大得有点夸张。


  于是,在我校最高行政长官日理万机的桌上,我们成就了一番美事,哈!
  这次活动,让我再次看到了小XU的冰雪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