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性别逆转之男身女身都是我】

作者:admin来源:人气:586

第一章
我许伊瑞再未发生此事件的时间点,是在AC2012年3月31日。
这天本来是个正常的日子,我一同往常的上学等放学…标准的普通学生混日子过活…我的成绩在班级中不上不下,相貌还算很帅劲的那种,身高属于177公分体重66公斤的标准身材,留着一头不长不短的黑直发…当然这并不是我本人批的评分,而是校内公认的校草之一,我自己倒也没什么在意…我只是想过普通日子的普通人罢了。
我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内涵,所以一些学妹们希望以交往为前提女孩们,说想先跟我从朋友做起,都被我断然拒绝了。
而我现在是轮梵高中二年级的学生身份,也没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属于放学直接回家,一切中规中矩。
我只想普普通通的过个普通学生生活…可就在4月1号那天,发生了只有在小说这种文字书籍出现的胡扯不用钱的事情……月1日早晨这天,我一如往常的按下床头边的设定为六点半就吵死人的闹钟,发现大棉被中的床边似乎多了个人,我感到相当纳闷…试问你平常一人睡单人床睡习惯后,起床后发现床边多了个枕边人,那体温侵袭着你的肌肤触感,你作何感想?
而家中除了父亲母亲之外,我算是独子,为何我床边会多了个人在睡觉!?是母亲还是父亲来开玩笑吗?
但是这非常没道理啊?今天应该是4月1日,父母亲今天应该还在日本度假中,没有理由会出现在我的床边…我下意识的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但是我什么时候旁边睡了个人我都没感觉?
我立即跃下床,此时床边人似乎也有所反应,居然跟我做了个同样的动作…我开始观察这个人,此人有着我熟悉的的气息与外观…该说是这人跟我长的一模一样也不为过了…因为我见到了自己正瞪大着眼观察着我自己…
「你是谁!?」对面的我讶异对着我发问。
「你是谁!?」而我也反问回去,为什么我自己会站在我面前盘问我是谁!?
我观察了一下站在眼前的自己,样貌依旧跟以前一样,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粗眉大眼、眉目分明,脸型有绫有角…「为何在我的床铺上睡觉!?」
「怎么你在我床铺上睡觉??」这时我开始注意到我的声音并不是男性该有的声音,而是一名少女的…听起来燕语莺声、娇声细语令人悦耳动听…而且还有个重点,“身高”居然跟眼前的自己有一大段的落差,我缩水的很严重啊。
明显感觉自己好像才155公分之间…
「…」
「…」此时我又感到异样,我肩膀处不知何时多了几道黑色的发丝顺溜而下…仔细一看,原来是我的头发居然一夜变长发,且还是差点过及腰际。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穿我的睡衣跟我睡一起?」我被我自己开始盘问,此时我的脸色肯定相当的难看吧…难看原因无他,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有一夜长发的能力,而且发质异常的好…加上对面站着自己的身躯在对我盘问…我快疯了!
我比出了个我习惯比的手势“停止” 的样子,示意要我自己闭嘴。
「………」对面的我异常的听话,倒也暂时没有追问,只是那怀疑的眼神依旧在看着我,但似乎不是在看我的脸,好像在看某局部…。
此刻我并无多想,我立即冲向自己房间中的厕所用镜子看清楚自己,现在自己到底是谁,我要马上搞清楚,不然我快发疯了!
在厕所内我马上打开了电灯,一探究竟后…
镜中人不是我自己了,是一名身材矮小的少女…是位清纯可人豆蔻年华引人犯罪让人遐想的微妙年龄跟身材令人垂涎三尺的少女…浓眉的水灵大眼、眉清目秀、明眸皓齿、唇红齿白、闭月羞花,凝脂玉肤、吹弹可破…而身材弱不禁风、纤纤玉手、娇小玲珑…整体上小鸟依人、楚楚动人、含苞待放……我看着镜中人…不禁伸手向前摸去…镜中人也作着同样的动作…这是…这是我!?
此时我注意到胸前的异样,那小小胸部呼之欲出样令人想舔上一口…我顺势的将纽扣解开,敞开后见到镜中的少女,两团小馒头蹦出…怎么会这样!?我为什么变成人见人爱的少女了!?
镜中的少女因为长发关系,那可爱顺顺的留海跟着眉毛贴齐着,发整体上看起来相当的俏皮可爱…彷佛像是朦胧梦中之画中走出来的。
「你…你…在干麻啊!?」此时我被以往熟悉的声音给问倒了,我在干麻,我是谁……?
我失神般的看向男性的自己,为什么我明明就在那里活的好好的,我怎么会以第三人称状态看着自己再跟自己对话……我人格分裂吗?灵魂出窍?还是精神分裂症了?还是我发疯了?还是……迷糊之中,我感到一阵黑色的晕眩袭击而来…


「啊!喂…!别昏倒啊……」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呼喊声…随后没了知觉……◎◎◎视角切换(男)◎◎◎
我此时穿着自己的睡衣看着躺在地上也穿着自己的睡衣的少女…那未成熟的女孩胴体似乎在催化着许依的视觉神经,脑部让下体的血液循环充斥着。
但是我此时此刻也没有想太多,知道这是男人该有的正常生理反应,只是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呢?
这种情况道是第一次发生,一名楚楚动人的少女,已经近是全裸状态昏躺在自家厕所内…「该怎么办呢…」此刻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娇小柔嫩的胸部,脑中一直思考着。
别觉得我禽兽,这是每个男人都会犯的。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先让她躺回床上吧」我自言自语决定了之后,便动起手来。
「好软啊好香啊……女孩子的身体都是这样吗?我以前怎么都没注意到…」我用双手公主抱捧起眼前的这位少女独自叹道。
不过少作了个动作,那就是先将这伊人的衣服钮扣给扣回去…依旧看着那迷人的两只小白兔,那粉红的蓓蕾似乎是在挑逗着我的眼睛…虽然我的下体搭帐棚,可是却感觉着,这女孩似乎跟自己有很大的亲密关系…??实在是起不了什么兽欲…虽然明明就很想给他强下去…看向了眼前这昏躺在自己床上的女孩,怎感觉就是有个熟悉感呢…咕噜噜…我的腹部传来抗议的叫喊。
「…不晓得这女生到底从何而来,不过感觉应该没有危险」我住的地方是栋公寓,因此有着四房一厅的设计,坪数五十坪,一个人住明显算是相当的空旷。
所住的楼层是在三楼,这小区并没有管理员,但我就是喜欢住在这种地方。
我在厕所盥洗之后,到厨房料理着早餐,给自己喂饱了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一旁看着这梦幻女孩。
「真…漂亮」我仔细的观察着这女孩,那每寸肌肤都是这么的晶莹…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艺术?
就这样时间就这么的过去…直到女孩慢慢疏醒…
◎◎◎视角切换(女)◎◎◎
「唔恩…」我怎么感觉似乎作了恶梦…好像是看到自己变成女的,然后还跟男的自己对话…「啊,你终于醒了」听到耳边有着一往熟悉的声音,我马上睁眼看向声音的来源。
这果然不是梦,躺在自己的床边,看到自己在看自己…「你…」我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够据实回答」男生的我用着认真的表情对着我自己说道。
这样子总觉得快发疯了,我看还是暂时把他称作伊瑞好了。
「嗯…」
「首先就是,你是谁?」伊瑞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吗?
「我…」我心道:「这该要怎么解释?」
「?」
「我是…许伊瑞吧?」我搞不清楚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我只知道自己变成女的了。
「啊?跟我同名?你在开什么愚人节玩笑?」
「不…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应该是我才对,可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变成女的了」「………」
「唉,连我自己都不信了,我也没指望你相信我的胡言胡语…」「唔嗯…」伊瑞眉目深锁,似乎在谨慎思考着什么事情的样子。
「今天应该是4月1日,愚人节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该说是上天的玩笑,还是外星人的恶作剧…」我开始说着怪力乱神的事。
「或许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吧…」
「呃…唉…好吧,我会去看看的,只是我身份不知道该怎么证明我是谁…」我也很无奈,异常冷静的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老实说,伊瑞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应该的,要是我的话也会这样子回答,正因为就是自己,才了解自己,不是吗?
「…」
「…我猜你在想,我应该是哪个疯人院跑出来在这疯癫吧?」「呃…」
「我真的就是你啊…不…应该说是我就是我,你也是我,我就是你…」「够了够了,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或许……你该离开了」「…如果我说的出你的秘密,你就会相信了」
「说的出吗?我不信,你说的出来就说吧」伊瑞无所谓耸肩道。
「…好,个人计算机先开机」我打赌道。
「干麻?」
「因为有许多秘密都在计算机硬盘里面」
「……」
计算机开机后,我很熟练的把那些部分限制级的肉色影片通通都顺手弄了出来…由于我自知有加密,一下就被我用密码破解掉,一旁的伊瑞相当的讶异,看来是很惊讶明明只有自己知道的密码怎么会被一字不漏的打对。


「这些是你最喜欢的,也是我最喜欢的」我很正经的对着男生的我说着。
然后用着鼠标指针点击两下影片图档之后,随即播放出来。
我知道这些日本片子都是没有剧情的,完全是只有肉欲的情色片…一播放不到五秒就进入主题…我看着这些只有肉欲没有爱情的动作片,看到影片中的男主角,以亚洲人来算,那男根算是巨屌一只了。
观看了将近五分…
“あ~あ~いくよ~ん?いいよ?(啊~啊~要去啰~恩?可以吗?)” 片中男角开始在用着日语对话着。
“ あ~射精して入り,いいよ~(吗~射精进来,没关系)” 女优也说道。
“ ああ~気持ち~” 男优最后在射在小穴后(局部特写,子孙汁逆流),过了几秒又换了一个男优。
“よし~俺もつづく…(好了~我也继续…)” 另一名男优换了进来。(车轮战…)片中的蜜穴鲍鱼跟松菇热狗狂抽猛送过程,全成录像,一刀未剪…看的我心猿意马,脸红心跳…「…」伊瑞看的也是心跳加速样,看着我的眼神似乎越来越不对劲…?
「呃…你…」我下意识的感到糟糕,虽然我知道平常的自己看这些片子都很会忍…但是如今有一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女 生坐在旁边一起看…这意味着很严重的一个问题…「…」
「你看到这限制级的爱情动作片,还是会先忍耐个几十分钟才动手自己解决」我连忙的说出平常的我。
其实有一次因为闲来无聊,又加上那天是星期天整天没事加情欲高涨,一整天打了二十次…但是每次都会先看十分钟以上…「哇啊!这你都知道!?」伊瑞讶异道。
「…」
「除了这点,你…还知道其它?」伊瑞稍微脸红的说着。
其实说到这我也是有点害羞,因为自己的秘密在这世界上有" 两个人" 知道了…「对…!可是现在完全变样了,我明明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现在可说是一点都不普通了!」我继续说道。
「…」
「看来要等爸妈从日本度假回来…」
「这你也知道?」
「唉…还不信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吗?不如我用决定性的答案…」因为正是知道这是我自己,我知道如何说服我自己…那就是身体上的敏感点。
「什么答案?」
「唔…就是……」我越来越小声的说着…
「嗯唔?什么?」伊瑞用着左手贴耳侧身靠过来仔细听我讲了些什么…「………」
「啊?」
「就是…就是老二冠沟处……」其实这话从用女" 声" 来讲实在是怪羞人的,连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听到了…「呃…」伊瑞也没料想到我会说男生殖器官的民间粗俗之称,表情也是愕然着。
「……」我有点想找个洞钻啊…
「…每个…男人都是那样子的吧」伊瑞用着脸红的表情道。
「不,我知道我自己的敏感点,身经百战了,怎会不知!?」我马上回答否定掉…「…」伊瑞又呆了,这话听起来很暧昧啊…
「可恶啦,你干麻一直害我说那种话,直接来啦!」我推倒男性的自己,把他推躺在床上。
「啊…」伊瑞就这样倒躺在床上,不过没什么挣扎。
「气死我了,都不相信我自己的话,男生的我怎么这么番仔,直接用动作证明最快啦!」我怒道。
此时我已经把伊瑞裤子给直接拉下,伊瑞的内裤顶着帐棚,我知道这是刚刚的A片后遗症。
「啊!」伊瑞连忙坐起,想把裤子给穿好。
但是又被我反推回床上,大喝道:「先给我乖乖躺好,我马上就让你信服!(幸福?)」说完我强制把男性的我穿的内裤给顺手脱了…◎◎◎视角切换(男)◎◎◎
我想也没想到,这女孩居然主动说要马上让我幸福?这…眼前这自称是我的女生,说是女生的我,因为我实在很不相信,现在打算要让我相信她,而这办法就是…我的私处的敏感点。
其实照理说这种事情对没有性伴侣的我来说,绝对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可是……我开始不得不信她就是女生的我了…由于刚刚我看过那日本肉片,现在计算机又在拨放中,那肉欲的销魂叫声,以及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从喇叭上扎实的传来…加上我的生殖器,被一个1 5岁之间样子的小 女 孩之手套弄在她的右手之间…那手指的触感,软弱无骨…手心之间的温暖处阵阵传来。
而她的左手慢慢的抚弄着我的子孙袋,完全没让我感到痛处…我的私处现在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爽”!
此时我稍微半坐起来,看着她穿着大她很多的睡衣跪坐在床边,看她那可爱的脸庞,双手正努力卖弄着我的玉屌…噢不,是大屌。


这让我心中起了一个新的野望征服感…我的双手搭在她的细小的肩膀上,她那水灵大眼神情迷惑的看了我一下,双手也停止套弄…我用着我自认为深情的眼神看着她…慢慢的把她的脸捧起…将她的嘴慢慢靠近我的私处…◎◎◎视角切换(女)◎◎◎
我脱掉男性的我的内裤之后,这……我有些吃惊,平常低头看自己的老二总觉得没什么,现在用着第三人称视角观点去看…总觉得比平常大上许多,长度至少有18公分宽度5 公分…我看着这坏家伙抖动的样子,牠似乎有些渴望解放“ 牠” 的唾液…这根坏家伙的丛林相当的少…从青年时期过后,就这么稀疏的毛…我现在一直用着我自认为最爽的打飞机之手势。果然伊瑞的表情很享受,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爽…加上计算机现在还在播放着那肉片的浪叫声,简直是催化剂…突然男性的我半坐了起来,突然双手搭在我肩上,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正当我感到奇怪之时,男性的我慢慢的抬起我下巴…双手控制着我的头,慢慢的往他的私处…也就是我自己的老二的方向塞过去…见到这,我大吃一惊,道:「你疯啦!?」
「啊…?啊阿…」伊瑞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大叫给吓了一跳…双手瞬间缩了回去。
「……」
「…啊!只要你用嘴让我觉得爽,我就承认你就是我!如何?」伊瑞似乎想到什么的样子,突然提议着。
「唔…你在逼自己对自己口交?」
「…那不然你去找警察帮你解决问题……」伊瑞耸肩摊手无奈说道。
「……好!我答应你…」我皱眉说道,就把那东西幻想成热狗,对…热狗…那是热狗…必须要得到他承认。
而且我也很不明白现在怎么会有两个我存在,且还一男一女,必须要把这点弄清楚!
「那么…」伊瑞双手又靠了过来,想要捧住我的头…但又被我打断动作,道:「你必须先去洗澡!尤其是那里!」我指着自己的老二说道。
「呃………洗澡是没问题…但是你也必须要脱光陪我一起洗…不然我一样不承认」伊瑞奸笑道。
「……畜生」我暗自偷骂道,说实在这是在骂自己,但是实在是忍不住…「你说啥?」伊瑞似乎没听到的又反问道。
「好…就陪你一起洗!」我咬牙切齿的答应道,我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对自己出手…虽然我男身的我看了17年了,可是女身的我可是还成形不到1 天…居然就要被男身的我看光光了…唉…失策…◎◎◎视角切换(男)◎◎◎
老实说,如果说这是愚人节的话,或是什么整人节目,这女孩也太过敬业了,可是都到这一步了…我开始有点迷惘,慢慢开始相信她真的就是女生的我了。
可是我心中的恶魔因子好像诱发了,我好想跟她发生关系,就算她不愿意也要用强的,告别这1 7岁的处男之身…但是她好像也是处女…此时我心中的天使跟恶魔互相在对抗着…
天使:「人啊,还是顺从渴望才实在既然那女孩说是女生的自己,那跟她发生关系也没什么不好」恶魔:「不不不,如果那女孩真的是女生的你,强上她发生关系不等于是弓虽奸自己?」天使:「但是万一她是来因为愚人节来愚弄的话,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不就被她给骗了」恶魔:「都干到这地步了,有哪个守身如玉的女孩会这样做,都已经要坦承相见了耶」天使:「……」
恶魔:「倒是说话啊?」
天使:「总之,顺从欲望吧」
恶魔:「喂,立场颠倒了吧?你这披恶魔皮的天使!」天使:「要你管!去死!」说完跟恶魔大打出手…
我将这天使跟恶魔的对话随之挥空而去,猛力的摇了摇头,不再乱想。
这时的我已经入了浴室内,我已经脱的剩下内裤,睡衣睡裤放在外面,只拿了个换洗内裤放在浴室换洗栏里面。(厕所跟浴室同间)而那女孩也入了浴室脱个精光,内裤居然穿的跟我一模一样,她慢慢的只用右手将内裤脱掉…左手虚遮掩着那大约只有A近B罩杯的小馒头…那号称神秘的三角洲居然没有毛,看到这,我痴迷了…她好可爱唷…如果这真是女孩的我,那我若是生成女的是这等羞涩可爱吗?
决定了!如果她不愿意就强了她吧!反正她真的是女生的自己也没关系,如果不是应该也是爱慕我而来的吧?那这样就更没关系…嘿嘿…◎◎◎视角切换(女)◎◎◎
可恶,我到底在干些什么啊,我为什么跟男生的我脱光光的再浴室里面一起洗澡?又不是情侣!
莲蓬头这时持续喷洒着温水,将我俩的身体淋湿,我的状态犹如清水出芙蓉…我的这副女体是属于生涩的果实,连毛都还没长…「你直接来帮我洗老二吧,你自己洗个干净,免得等等说我故意没弄干净给你含」伊瑞坏坏的说道。


「…」我愤怒的将沐浴乳罐喷嘴挤了两下洒在手中,对着伊瑞的私处乱搓着,泡泡马上冒了出来。
而伊瑞的老二翘的又大又肿,站立的样子相当的勇猛,且一直跳动着,似乎很满意我这双小手的抚摸…「唔…慢着」伊瑞突然阻止道,然后将站向洒水处的地方清醒了一下,泡沫都掉落在地,随着水流向流水槽去…「好…可以开始了」伊瑞坏笑道。
我气啊!男生的我有这么糟糕吗?居然如此的虐待女生的我?
我半跪下去,让他的老二跟我的嘴同高,张开我身为女生的小口,有些犹豫,真的要含吗…这玩意…虽说这是我的命根子,且我也不能咬坏他…「怎么?后悔了?」伊瑞的口气有些轻蔑着,但表情又带些许玩味…「…」我的小嘴慢慢的对着自己的老二…含了进去…这肉棒温度非常的高…很烫,而且很硬…不过倒真有点在含热狗的感觉。
「舌头…要动一动」伊瑞的口气有些软化的说道。
我稍微动了动舌头,舔着这又红大的头…好硬好热…「你的手也要辅助」伊瑞带点命令的口气对着我说道。
「…」我怨恨的抬头看着自己,只见伊瑞那眼神似乎在征服着什么的样子…「快啊?」
我无奈的将双手靠近肉棒根部,慢慢的舔着自己的热狗。
「嗯…你的头也要摆动」
我听着男性的自己对我自己下着指令,他说什么动作,我就做什么动作。我的头开始对着自己的肉棒慢慢的上下进出…老实说含着一根热狗又不能咬断实在是很…但是过程之中,我尽量还是用舌尖去舔着那敏感处,这不是取悦男身的我,而是要他信任自己。
就这样经过了五分钟,伊瑞对我的要求一直提高着…最后变成…我要把这18公分长4公分宽的肉棒吞下一半,几乎顶到喉咙处…让我有些难过…到后面变成他主动的摇他的腰部,双手抓住我的头侵犯我的口腔…而且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心中大喊不妙,他要射了!
「…恩…恩…」我用着鼻音双手推着他的双腿,但是徒劳无功。
果不其然,突然一股滚烫液体从我口中激射而出,这液体相当的又烫又浓,且一股腥味呛到我的鼻腔…大部分的液体顺滑到我的食道吞了进去…「啊…」伊瑞依旧死抓我的头不放,但也没弄痛我,只是动作跟声音十分猥亵。
自己的老二依旧对着我口腔内喷洒着子孙汁,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喷这么多,我呛到开始咳嗽…而大部分都被我无奈的吞了下去…这王……居然射这么多,平常我也才射三四下左右,这次居然射十多次…要死了啊,居然这么多!
伊瑞松手后,我急忙推开他,头撇向一边:「咳……呸咳咳…呸…恶……你…恶…咳咳咳…」我一边吐着在嘴里残存的精,一边咳嗽着。
「啊…抱歉,呛到你了」伊瑞也稍微感到抱歉的蹲下安抚我。
「你…咳咳…」我气到现在应该是面红耳赤吧。我心想着,这一星期好似都没打过飞机,难怪量这么多…「…」
「…你要射之前应该要对我说,而且你不应该让我吞的…那腥味实在令人难以下咽…」我稍微用着生气的语气说道。
「抱歉…只是想学A片情节…」伊瑞左手习惯性的摸着后脑说道。
「你当我是AV女优!?」听到这我不由得怒道。
「不是不是,只是…看着可爱女生吞下自己的那个……很有征服的感觉……」伊瑞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听到这我又顿时泄气,是啊…以前就很爱幻想着这档情节,现在男身的自己有了这等征服机会,岂会放弃?
「……」此时我皱眉着正想着男身的自己的想法。
◎◎◎视角切换(男)◎◎◎
我看着她也没有太大的反抗,心中也就放下颗大石,没想到心境上的不同,居然让子孙汁的喷射量多了平常两三倍…真是恐怖!
不过想到她的小嘴…含着我的屌,这让我心中有了征服快感,我终于对着女孩子的口中射了一发了!
想到这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又站了起来…
我看着她坐在浴室的地板中,室内中的水蒸气让她看起来相当的朦胧美,那生涩的女体,看了令人眼睛为之一亮。
这意乱情迷之下,我又有想要来一发的冲动…不,不只一发,看来再来十发都没问题…可是要怎么要求她呢……难道一直使坏下去吗…?
◎◎◎视角切换(女)◎◎◎
此时我还是在想着以前身为男身的我的想法…
「我想想,我以前喜爱看那些片子有…口爆、乳交、口 乳、一字马性交、肛交…」想到最后一个我毛骨悚然。
等等…肛交?开玩笑!那简直是不可理喻!那里可是单行道耶!


「那个…」伊瑞用着稍微乞求的语气问道。
「啊…?」
「你看…」伊瑞用手指着自己的下体。
我顺势而看,发现他的老二依旧坚挺无比,越战越勇的样子…看来遇到真枪实弹之时,就会骁勇善战…「……你…要我看那干麻?」我用着怀疑的口气问道,希望我不是这么的乌鸦嘴…「我……已经承认你就是我,可是我性欲高涨,难以灭火…看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帮帮忙吧?」伊瑞哀求道。
此时我知道了,他已经精虫上脑,管我是谁?现在他欲火焚身,只要有漂亮女人能帮他灭火,他就爽翻天了。
这是依照平时我肉片看太多的情况所知道的,以前也曾经反省过,不过第二天就会复发…「我不要!」我恶狠狠的说道。
「啊?」
「我。不。要,听不懂?你射的我满嘴都是,还要求越来越过份,你是怎样?当我是卖的?」我已经有点火大了,吞自己的精已经够恶了,还要求东要求西的。
「呃…抱歉,那不如我反过来取悦你吧?」
「啊?」男身的我突然冒出这一句,让我大脑顿时当机…◎◎◎视角切换(男)◎◎◎
我说了那句话之后,我见到她没什么反应,好像是默许的样子……于是我伸手过去触摸她的小胸部…好软啊好嫩啊…那蓓蕾粉红色的好可爱啊…乳头似乎有点挺立起来呢…「喂!你干什么!」她随即拍掉我的手,似乎对我的动作很不谅解。
「取悦你啊?」
「啊!?你又再说什么疯话?」
「你都有感觉了,不如让我赔偿你一次吧」
「乱讲!哪有…什么感觉?胡说!」她开始支支吾吾的,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老实的,哈哈哈…天助我也。
◎◎◎视角切换(女)◎◎◎
经他刚刚那一摸,我没想到我的这副女体这么的敏感,才摸没两下就让我差点哼出…我那小乳头居然站起来…「既然你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服从的…只要你服从,我就可以百分之百确认你就是我了」伊瑞说道。
「……」我心想道:「这样还不够吗,他还打算做些什么,都快搞不清楚眼前的这人是不是真的我了,我严重怀疑眼前的我是外星人扮演的」「不过我们还是先正经的洗澡一下吧」
「…那我先洗,你先出去!」
「啊…」
「啊什么啊?出去啦!」我顺手将门打开,把男身的自己给踢了出去,随后将门给马上锁了起来。
在这熟悉的浴室当中,我开始慢慢用着以往熟悉的一切,浴室的摆设都是我个人的习惯…洗了约20多分钟后,也漱了口(漱口就10分钟)…我在浴室中的镜子大概看了自己的身形样貌…我开始佩服男身的我,也难怪他会有那种兽欲现出来,居然还能慢慢忍…等等该不会被他吃了…洗好后我才把浴室的门打开慢慢走出去,但是就是坏了个这习惯,那就是我平时都是只穿四角裤就出浴室门的…我一出浴室就是自己的房间,看着伊瑞正在观看计算机屏幕的爱情动作片…“駄目,やめて…おねがい…やめて(不行,不要…求求你…不要)”一个年轻女声从那扩音环绕音响的喇叭传出…“ うるさい!(啰唆!)” 随后是一个粗矿的男音吼叫着。
“やぁ…そこダメ…(呀…那里不能)” 女声传来哀求声。
“へへ…お~すばらし~(嘿嘿…喔~真棒啊)” 粗矿的男声发出赞叹的声音…“ やああ!痛いよ!(呀啊啊!好痛唷!)” 女声用着哭喊的声音求饶道…我心想着,看弓虽奸片……?我等等该不会也………不会的…不会的…「啊…你洗好…」伊瑞感到有人接近,不用想也知道是女生的自己出来了,一转头过去又痴呆了…「唔…就只会看女体?你看够了没?色龟!」我知道我一时大意忘记拿换洗衣服进去浴室…看来这平时的习惯或许该改了…「…啊,抱歉…」
「还有!刚刚你明明就射一发了,现在又再看A片?你什么意思!?」我恼怒的骂道,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很无理,因为身为男身的我性欲其实本身很强,但是总觉得不骂很难过,没有出气筒实在是很不爽。
「我…」
「我什么我!?」我已经双手遮掩着胸部用着不客气的语气问候着。
「就是…我真的很想跟你做爱…」
听到这我又顿时了当机了一下,居然这么直接的说想要跟我做?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这样是在跟自己造爱呀…伊瑞见我没反应,又以为我默许,突然冲动了起来将我推倒在床铺上…「哎呀!?你别乱来!」我随即意是不对,马上对其大喊道。


「然后…?」
「我还是决定要告诉老爸老妈事实真相,尽管相当的冒险…」我用着认真的神情诉说。
「啊!你确定?」
「嗯…」
「……那你说吧…」男身的我看我心意以决,也没阻止。
随后我拉着伊瑞出来,看到老妈老爸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待我们解释着事情由来。
我把伊瑞退向一旁,示意他要站在旁边看着不要打扰我。
「爸,妈…」我用认真的口吻带着打颤语气说道。
「……?」父母亲两人用着纳闷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我…我此刻有些恐惧…如果他们不承认…那我就成仁了,只能流落街头去。而且还有个重要的一点!
父母身价背负六亿台币…虽说连最亲的亲戚都不知道我们有中此大奖,可是还是很危险,谁知道有人如此亲近自己是为了财还是什么呢…我缓缓的跪下双膝,谁知双膝尚未落地,就被母亲给连忙牵着我的双臂阻止道:「伊琴,你这是做什么?」「妈…我不是徐伊琴,抱歉刚刚骗了你…」
「你再说些什么?」母亲还是很疑惑。
「我是你儿子,许伊瑞…」
「啊……?」母亲听到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任由我跪了下去。
「你再说什么?」我感觉到父亲也是相当的惊讶,明明自己的儿子就站在那啊,这小女娃再说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又说:「是真的…今天愚人节好像是老天开了个玩笑,我多出了个女身的自己……」「……」在客厅内四人都无话可说,顿时之间这空间产生了令人无法喘息的压力…到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啊,我实在是难以一时接受这压力…脑中一片空白失去了昏厥了过去……似乎成为女生后,所受到的惊讶刺激源源不绝…这已经是昏第二次了…可是…实在是压力过大,无法呼吸了。没想到我还能称到现在,也可说是奇迹了,没发疯还能如此理性。
胡里胡涂之中,感到父母双亲的亲情温暖照料着我,我应该只是做了个恶梦吧,我还是我,不是什么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