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罗小虎和玉娇龙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31

  斜阳古道,弛来一骑骏马。
  马若奔雷,挟着滚滚烟尘,跑到「云来客栈」门前,刹住脚步。马上的骑者是个翩翩美少年,大约有十八九岁,面如冠玉,唇齿如画,虽然长相俊美,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冷傲之气。他从马上跃下,身手轻捷灵敏,一看就知道武功不弱。
  拴好了马匹,他一手提着个包裹,一手提着一口长剑,进了客栈,拣个干净座位坐下。
  店伙计迎上来:「客官想来点什么?」
  那美少年眉头一皱:「来壶好茶,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来。」店伙计诺诺而下,很快就上来四个精致小菜,泡了一壶铁观音送上来。
  屋角上坐着两个汉子,不住地打量着美少年桌子上的长剑。
  「是青冥剑。那小子是武当派的人。」
  「看他的打扮,不像啊。去探探他什么来头。」两人离座,来到美少年桌前。
  瘦高个一拱手:「在下济阳铁手李淮,这位是我兄弟妙手摘星李和。没请教这位兄台高姓?」美少年冷冷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姓龙。」
  两人大刺刺坐在了美少年的左右:「原来是龙少侠,失敬失敬!小二!上壶酒来!」少年道:「我不喝酒。」
  李淮脸色一变,杀气顿现。
  李和打了个哈哈:「不要紧,我们哥俩个陪你喝。」边说边朝李淮使了个眼色。
  李淮会意,问道:「小兄弟的这匹马不错啊,你骑了多长时间了?」美少年低头吃了口菜,没理他。
  李淮忽然惊叫道:「不好,有人要偷你的马!」美少年一惊,扭头望去,见马前一个挑担的扬长而去。
  就在他回身观望的一瞬间,李和将一颗极小的药丸投到了美少年的茶杯里。
  美少年怒道:「你骗我做甚?」
  李淮陪笑道:「我刚才没看清,见谅,见谅!来,小兄弟,我敬你一杯!」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美少年不疑有他,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料半盏茶的时间,美少年便觉浑身倦怠无力,眼皮沉沉的支持不住,欲待起身,早已骨软筋酥不能动转,迷迷糊糊地伏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李和伸手招呼一下:「掌柜的,我们这位小兄弟喝醉了,快收拾一间干净上房,让我家兄弟休息!」李氏兄弟是当地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店老板不敢得罪,马上开了一间僻静客房。
  李淮低声交代道:「我这小兄弟喝了酒喜欢撒酒疯,以后不管房内有什么响动,不准任何人打扰,否则拿你是问,听见没有?」老板赔笑道:「是,是!」
  两人架起美少年的胳膊,一左一右的把他搭了起来。
  两人触到美少年的肌肤,李淮一怔:「是个丫头!」李和笑了:「我们的好运来了!」
  客房里,两人把少年平放在床上,把门插好。
  熟睡的美少年,芳唇微启,秀目半阖,高耸的胸脯均匀地起伏着。
  李和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外衣纽扣,伸手朝里一摸:「喂,真是个小妞装的啊!真是送上来的桃花运呐!」李淮淫笑道:「还不快把她给我脱干净喽!罗嗦什么?」两人一起动手,摘去姑娘的瓜皮小帽,解散了辫子,又扒去了小快靴,解去了马褂长袍。
  可怜这位姑娘神志不清,任由着两个恶贼掇弄,也不晓得反抗。很快,外面的长衫和中衣就被解去了,露出水红色的肚兜和白绢的内裙。两个淫贼眼睛都瞪圆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把姑娘的最后一件内衣也给扒了去……那姑娘真是个大美人儿,丰肌弱骨,肌肤欺霜赛玉,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宛如一件妙器天成的工艺品,她身无寸缕地躺在床上,浑然不知已落入色魔手中。
  李和笑道:「咱俩谁先上?」
  李淮阴笑着掏出一根牛筋软索,道:「谁先谁后无所谓,我看,先把这小妞绑起来,省得把她折腾醒了,我们再制不住她就麻烦了!」李和连声叫好:「还是大哥想得周全!绑起来!绑起来再玩就放心了!」两人把昏迷不醒的姑娘扶起来,将她的双臂反剪在背后,抹肩拢臂地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又把她的双腿分开,将双膝吊缚在粉颈上。姑娘被拉着双腿,坦露着少女宝贵的处子之身,象个蟹子般抬着双脚,仰面朝天地仰卧在床上。
  李和再也忍耐不住,褪了衣衫,掏出坚硬如铁的武器,摁住姑娘的双肩,扑了上去……当玉娇龙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首先感觉到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一个粗大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肆虐地出入着。


  「啊……啊……」她痛苦地呻吟着,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双眼却被一条布带子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两手却背在身后,一动也不能动。
  「晤!混蛋!」她拼命夹紧双腿,想用脚把两腿之间的男人踹出去,可刚一用力,脖颈就被勒得火辣辣的疼。原来,她的两只腿弯和她的脖颈上的绳子捆在了一起,弄得她两脚不能蹬,两腿不能合,两手不能动,两眼不能睁!!武功绝世的侠女被捆绑成了任人摆布的羔羊!!
  「嘤咛!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啊!我要喊了!!」玉娇龙绝望地扭动着被反缚的双手,象条落网的白鳗鱼般蠕动着。
  「喊吧!喊出来吧!越喊越快活!!」李和不紧不慢地抽送着,猛然间用力一顶,玉娇龙痛得「嗷」地惨叫起来。可怜玉娇龙身为王府千金,平日里养尊处优,守身如玉,哪里被男人这般凌辱过?
  「哈哈哈,龙少侠,这个东西以前没尝过吧?是不是很爽啊?」李和淫笑道。
  「恶贼!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暗算本姑娘,无耻!混蛋!」玉娇龙破口大骂。
  「嗬,龙少侠的嘴还是挺硬的吗?不知道这个地方硬不硬啊?」李淮也凑了上来,伸出两手,捉住玉娇龙胸前的小白兔一阵乱揉。
  「啊!放手!你们这两个混蛋!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玉娇龙的两手被捆绑在背后无法遮护,任由他们在自己的酥胸上蹂躏,她羞得玉颈频摇,娇躯乱颤。
  「龙少侠,我们听说你的武功非常厉害,在江南道上曾经打败了很多高手,这下我们可大开眼界了,听说你还要今朝踏破峨嵋顶,明日拔去武当峰呢,你的那些降龙伏虎的本事都用出来吧?」「呜!!……」玉娇龙听的羞愤难当,双颊绯红,大声的喊起来,拼命的扭动着雪白的身子,可是她被李氏兄弟一前一后牢牢的摁在下面,怎么也动弹不得,越挣扎,反倒让绳子勒的越紧,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再用力点,龙少侠,你挣扎呻吟的样子真是太有味道了。」李淮兴奋的用双手掐住玉娇龙不停弹动的双乳,朝中间的花蕾死命的捏了下去。
  「晤!啊啊!疼啊……」玉娇龙只觉得胸前一酥,身体立刻弓了起来,她的一对玉兔被李淮象捏面团一样肆意玩弄,乳头还被故意用指甲掐住,痛的她再次大叫起来。李氏兄弟一边尽情地戏耍着玉娇龙,还一口一声「龙少侠」地讥讽着她,直把个玉娇龙气得几乎背过气去。
  两人将玉娇龙按在床上,酣畅无比的玩弄了一番,直把玉娇龙弄的香汗淋漓,娇喘连连。
  「混蛋……我一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断……」玉娇龙抬起头一边呻吟着说道。
  「哈哈哈,口气不小啊,那就看看是你先把我们俩碎尸万断呢,还是我们俩先把你的肚子弄大?」李淮大笑起来。
  「……无耻!!……呜!!……」玉娇龙痛苦地蠕动着,心中想到:「俞姐姐……你怎么不来救我呀……」玉府的千金盗了武当派的镇山之宝青冥剑,后又不辞而别,武当女侠俞秀莲心急如焚。
  她与师兄李幕白兵分两路,沿汉阳道一路寻访,终于在云来客栈门前发现了玉娇龙的坐骑。她欣喜万分,赶忙下马进店,一打听,原来玉娇龙被人灌醉了带进了客房!
  她心中一沉:「论武功,玉娇龙在江南道罕有敌手,但江湖险恶,她一个妙龄少女,是不是遭了武林败类的暗算?」想到此,她急忙向楼上客房冲去。
  「喂喂!里面客官吩咐不准打扰的……」店小二想拦住俞秀莲,被俞秀莲那如霜似雪的目光一瞪,又缩了回去。
  她俯身在门上一听,好象里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女子的哭泣声。
  她朗声喝道:「武当俞秀莲在此,屋里的朋友请现身说话!」就听屋里一声惨叫:「俞姐姐救我!」
  俞秀莲心知情况紧急,再不犹豫,一脚踹开大门,往里便闯。
  只见客房的床榻上,绳捆索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她的双眼被黑布蒙着,苗条的身子被捆成一个极其下流的姿势,无助地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