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雨季2细雨绵绵~2~九月菊花开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47




              二、九月菊花开
  巨大的阳具深深的钉在娇嫩的肠壁里,原本充满褶皱的菊花门,早被撑的平
平的,甚至开始泛出丝丝血迹。倪珠竟然这次没有喊叫,小雨睁眼一看,原来妈
妈已经把姨妈的红唇吸进嘴里,难怪没有叫声。但是姨妈紧绷颤抖的身体,却告
诉他现在她是多么的痛苦。只是肛门中那紧紧压迫的巨大快感,却让小雨无论如
何也舍不得把肉棒拔出来。
  紧抱着姨妈的丰腰,小雨在姨妈的颈项中一面舔吻,一面安慰道:「好姨妈,
妈妈的菊花已经也早被我开了,连姐姐都享受过了,不信你问她……」抱着蓉蓉
的小雪不以为然:「呸……什么享受,第一次把我疼昏过去了都……」
  与妹妹的嘴唇分开,满脸泪珠的倪珠恨恨得看着小雨:「你个小冤家……差
点没把我疼昏过去……你怎么喜欢这玩意?不嫌脏啊?」倪楠伸出手指在姐姐的
菊花四周轻轻按摩:「姐,你不知道,外国那些洋鬼子都喜欢玩这个……网络上
还说相当一部分女孩子前面还是处女,后面早就被开苞了……再说,你又不是不
知道这家伙的厉害,就我和小雪哪能对付的了啊!如果再碰上月经来什么的,就
更要命了,没办法呀,只好随着他来了……不过习惯了以后,也另有一种感觉!」
说着给了儿子一个温柔甜美的微笑,好像在回味那种美妙的滋味。
  一个说痛,一个说爽,倪珠真不知道听谁的,但不管听谁的,现在那大家伙
都已经钻进去了,自己还能怎么着?
  这时候前面的薛明说话了:「小雨我告诉你啊,她们我不管,反正我……后
面你可不能碰,要不然我非把你那鸡巴给割了!」已记不清什么时候听薛明说过
这么露骨的淫词,这乍听之下,仍然挺立在姨妈后庭中的肉棒不自觉的一挺。
「哎呀……」倪珠又是一痛,不由得叫了一声。
  薛明立马给了警告:「这就下高速了啊,姨妈你要克制一下哦!」不理薛明
的笑话,倪珠哀求起小雨来:「好宝贝……好老公……要不我们回家里再做吧?
万一被人家发现……」
  如今的倪珠,已经是B市的副市长了,这要是被人家发现堂堂一市之长,和
一个小青年在行驶的车子里颠鸾倒凤,那绝对是B市第一大新闻。
  不过小雨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能够,如果现在出来,下次会更痛的,
你现在没感觉里面已经湿漉漉的吗?应该已经适应了吧!好老婆,你就忍着点吧
……」说着抱起倪珠的身体,转身把姨妈压在身下。
  现在的小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人砍杀的小雨了。在欧洲这几年,倪楠不
但敦促他用心学习文化,更是把他送进一家英国著名的跆拳道会馆,让他学习搏
击之术。几年下来,不但让小雨身体更加强健结实,手底下的功夫更是大有长进。
  这时候,他抱着姨妈百十多斤的身子,还真是像捉小鸡一样。无可奈何的倪
珠乖乖的躺靠在妹妹怀里,一双肥嫩的大腿,被外甥的双手高高撑起。丢下一句
「冤家……轻点儿……」后,把头埋在妹妹双乳之中,一付任人宰割的样子。
  小雨轻轻抽出一半鸡巴,在姨妈的水嫩阴户中挖出一把淫液,涂抹在棒身上,
然后又顶了进去。
  在姨妈弱弱的呼痛声中,小雨又是尽根而入。不过从倪珠的反应来看,似乎
已经能够承受。大喜的小雨,开始缓缓的抽动。
  此时车子已经进入市区,不过因为车子的玻璃都是深色的,只要不仔细往里
看,根本不会知道里面正发生什么!饶是如此,小雨也是兴奋不已,毕竟是在车
来车往的大街上,和自己的亲姨妈淫乱,就是这种气氛,也让他比平时多出多半
快感。
  随着倪珠的肛门中开始分泌更多的肠液,而肠肌也已能渐渐适应异物的插入。
  小雨抽动的力量和速度都开始加重加快,虽然不能和在阴道中肆无忌惮的动
作相提并论,但也已经幅度不小。而随着痛苦的慢慢消失,正如倪楠所说,一种
迥然不同的奇怪滋味也开始激发起倪珠久荒的性欲,阵阵不知是疼是甜的呻吟,
从她快要被咬出血丝的唇间吐出:「嗯……真的不一样……很奇怪……可是……
想……大便……」
  一阵阵便意随着外甥鸡巴的进出,刺激着她的脑神经。害她真的怕不小心会
出来。于是,她的肛门括约肌更加有力的勒紧小雨的棒身。阵阵强烈的快感,让
小雨的持久度大大降低,兴奋度却大大提高,把姨妈的双腿抱在怀中,一手扶在
椅背的靠枕上,小雨大刀阔斧的进出着:「呵呵……姨妈……乖珠儿……你这屁
眼儿可真紧……唔……爽死了……」
  越来越激烈的冲撞,使得倪珠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会失禁:「老公……老公
……
  轻点……轻点……「小雨稍微减缓一点速度:」还疼吗?「倪珠摇摇头:」
不是……我……我要忍不住了……要拉出来了……「说到这里,倪珠当真羞得无
地自容。假如真的在这里当场拉出来,估计一辈子都不能在妹妹和那两个小妮子
面前抬起头来了。
  小雨一听,更加用力的在姨妈的肛门中捣弄:「乖珠儿……那只是神经反射,
不会拉的啦……哦……就算真的拉了……这也没外人……」前面的薛明噗哧一笑
:「姨妈,这可是局里的公车啊,万一被别人闻出什么来……我可怎么解释哦!」
倪珠反唇相讥:「你个小妮子就好好笑话姨妈吧……呆会儿到家……看我不让小
雨……把你那小骚屄给……肏坏了……」两人的斗嘴惹得倪楠母女俩一阵咯咯娇
笑,小雪对弟弟说道:「小雨,你就快点吧,这不快进小区大门了,你总不能和
姨妈这个样子下车吧?」
  薛明接道:「以前不行,现在可以了……估计姨妈已经想到会有这种情况,
两个月前她就让物业加盖了一间车库。车库里面可以直接去客厅啦!」小雪恍然
大悟似得点点头:「噢,那你们俩慢慢来吧……」
  小雨本来也有点急了,想快点在姨妈体内发射。听到薛明所说,心中大定,
伏到姨妈的一对大奶子上舔了一口:「亲姨妈……还是你想得周到!」倪珠脸上
红霞乱舞:「呸……谁那么想了……」小雨猛一用力,又把鸡巴整根贯进姨妈的
小肉洞:「嘿嘿……什么那么想了?你不是那么想的?我知道姨妈疼我……等会
我就抱你进去……」
  忽然车子停了下来。原来车子已经到了,现在已经驶进了车库里。薛明打开
车门道:「我和阿姨拿行李,小雪抱蓉蓉,小雨,姨妈就你报进去吧!」
  倪珠可真的不好意思就这样让外甥抱进去,挣扎着要推开小雨:「宝贝,等
进去了姨妈再让你肏. ……快起来……」小雨却用劲把姨妈抱在怀里,一挪屁股
钻出车子,托着姨妈地肥嫩屁股,无尾熊般抱在怀中:「嘿嘿,我这小弟弟可舍
不得离开你那温柔洞,还是老公把你抱进去吧!」
  倪珠只好双腿紧紧缠在外甥腰间,双手紧揽着他的脖子,羞得把脸埋在外甥
颈窝之中,不敢看旁边几个女人的咯咯笑脸。
  到了客厅,小雨把姨妈放在铺着碎花桌布的餐桌上,站在地板上,又开始了
活塞运动。虽然少了车上的偷欢刺激,倪珠也可以全心享受外甥带来的肛交快感。
  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巨乳,挺起肥臀承受外甥的大力奸淫:「唔……里面要化
了……好老公……肏屁股原来……也有快感……啊……好刺激……用力肏姨妈…
…肏姨妈的屁股……啊……」
  越来越多肠液的滋润,让小雨觉得姨妈的屁眼里即紧凑又滑腻,鸡巴也不再
像刚开始那样被勒的发疼。于是小雨紧抓着姨妈稍显柔软的腿肉,,飞快的挺动
着他湿润的肉棒。
  不理忘形交欢的娘俩。薛明提着行李来到一楼的主卧门前,掏出一把钥匙打
开。自从小雨母子俩走后,薛明就搬到了这里住。一是为了看房子,再有就是躲
开爸爸不停让她相亲的唠叨。不过周岚到不是怎么催她。但是她搬来这里后,周
岚却经常跑来看她。为了怕妈妈发现主卧和地下室中的秘密,平时她都是把主卧
的门锁上的。
  打开房门,薛明把倪楠让了进去。倪楠看着一丝未动的房间摆设,还有依然
呆在原地的,她和姐姐与儿子的暧昧合影,以及一尘不染的陈设,扭过头来对薛
明报一感激地一笑:「明明,谢谢你,这几年让你受苦了……」薛明动情地把身
子靠近倪楠的怀中:「不,只要想着以后可以和……你在一起,就不觉得苦……」
  只是,再坚强的女人,内心都是柔弱的,薛明的眼中无声的落下泪来。倪楠
轻拍着薛明的后背安慰着:「不哭……不哭……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说
着说着,她也陪着薛明抽泣起来。
  是啊!3年了,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少个3年可以挥霍啊?倪楠更坚定
自己心中的想法。她把薛明拉到床沿坐下:「明明,这次回来,我要做的第一件
事,就是要你和小雨订婚!」薛明脸上一红:「干吗那么急啊?再说,小雨不是
已经娶了您了!」
  倪楠轻轻一笑:「怎么?吃醋啦?」薛明更羞:「才没呢……」笑声让两人
的关系更加亲密。倪楠接着说:「我和小雨的夫妻关系毕竟不能带到国内来,在
这里,我还是他的妈妈,他还是我的儿子。而你和小雨都不小了,也到了谈婚论
嫁的时候了!再说,现在除了你,谁还能在做了小雨的妻子后,还能让他亲妈陪
他睡觉?……」「啊……好爽……美死了……老公肏我的屁股……肏我的屁眼…
…啊……屁眼也能高潮……好美啊……我要死了……」外面传来的淫叫打断了两
人的悄悄话。倪楠拉着薛明的手说道:「出去吧,你姨妈不行了,该你这做妻子
的去伺候老公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客厅。
  倪珠整个人躺在餐桌上,而她的肥臀却高高悬在半空中。小雨的鸡巴仍然深
深的插在她的肛门里,可她的阴道中却喷出了好多浓浓的淫液。当小雨把肉棒缓
缓抽出的时候。她的肛门里开始往外流着透明的性液,原本紧紧缩在一起的菊花,
此时已经全部开放,呈现出一个圆圆的红洞,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鲜红的肠壁。
  薛明俏皮的挨到倪珠耳朵边上:「姨妈,怎么样?」失神的倪珠微微睁开眼
睛,喘息着:「嗯……要被他弄死了……就是……就是想去卫生间……」薛明咯
咯笑着扶起倪珠:「我扶你去……」倪珠慵懒的靠在薛明身上移向卫生间。
  倪楠看着儿子那仍然坚挺的,油光发亮的大肉棒,伸手握在手心来回套弄:
「乖儿子,还没爽啊?要不要妈妈陪你?」小雨嘿嘿笑着:「当然要……」说着
抱住妈妈就要给她脱衣服。倪楠却拉住他的手:「你要妈妈也不能给你!」小雨
诧异的问道:「为什么啊?」倪楠蹲在儿子腿间,用舌尖在儿子的鸡巴上舔了一
口:「妈妈现在只能先给你尝尝,你可还有个小妻子要安慰呢……」说完张嘴把
儿子的龟头含进嘴里吞吐吮吸。
  小雨顺了妈妈的意思,但他不以为然地道:「就算我现在把你肏舒服了,也
能再让她死去活来。」倪楠一边为儿子口交,一边夸儿子:「是……我的小祖宗
……你是超级猛男……还有根超级大鸡巴……行了吧?」说完娇媚的白了儿子一眼,
然后专心为儿子服务。
  薛明把倪珠扶进卫生间,恰巧小雪也在里面给蓉蓉换尿布。见两人搀扶着进
来,小雪笑着问道:「姨妈,感觉怎么样?」倪珠坐到马桶上,嘘了一口气:
「怎么你和明明一个口气?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说难过吧,那家伙
在后面塞着感觉挺充实。说舒服吧,可总觉得快要拉出来了……说不出来……」
  薛明帮小雪抱着蓉蓉,又问小雪:「小雪,那你说你有什么感觉?」小雪脸
红红的笑着反问薛明:「明明,你不是已经跟小雨说了,如果他敢干你的屁股,
你就把他的小弟弟给割了吗?怎么还问啊?」
  薛明没说话,就是以奇怪的眼神看着小雪。小雪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明
明你老看着我干吗啊?我脸上有花?」薛明说道:「记得以前你多清纯、多可爱
啊,现在连‘干’都说出来了。」小雪嘻嘻一笑,不以为然地说:「噢,就许你
和姨妈说肏啊肏的,我说个干都不行啊?」旁边的倪珠噗哧一笑:「这两个死丫
头,怎么又把我绕进去了……明明,这没你什么事啦,你去和你的好老公叙叙旧
吧!」
  小雪一把抱过蓉蓉,把薛明往外推:「是啊是啊,让你老公和你好好‘干’」
薛明不依:「坏小雪,你也敢调侃我?」可还要再找她算账,门已经被关上了。
  定了定神,薛明往客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