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男保姆的自述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12



  我叫王伦,在农村里长大,高中毕业时怀着远大的理想参加了高考,岂料所学不精,不幸名落孙山。

  落榜后彷徨无助的窘境是可想而知的。父母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好不容易供我读了十二年的书,如今前路无着,不知如何面对父母。

  幸好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说在过去科举时代的人,十年寒窗苦读,也不是就一定能考取功名的,能高中的又有几个?何况现在百万雄师去挤那独木桥呢。于是动员我回家去,暂时跟他们一起经营那小卖店。

  这小卖店是小本生意,工作很休闲。过了两个月,我觉得百无聊赖,浪费了大好青春,于是取得了父母的同意,怀揣几百元,乘火车南下打工去。

  到了这个发达的南方城市,举目无亲。最初几天,在一间廉价旅店租了走廊的简易床位栖身,肚子饿了就买碗素面条充饥。日间就到处游荡寻找工作。也曾去过人才中心想碰一下运气,可是哪里的大学生甚至硕士生多如蝼蚁,所以看了一下热闹就无限自卑的走了。后来又找到一间什么职业介绍所,据说可以介绍到工厂去做工,可是要收取五百大元的介绍费,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就走出门去。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怀里的钱也在一天天的减少了。后来只得找个桥底露宿街头,半饱半饥的过下去。

  一天,我百无聊赖的在一个路边的阶梯闲坐,偶然见到路旁有半截丢弃的报纸,于是捡起来看。忽然发现可有个招工的栏目,细看之下,看到了一则家庭佣工介绍所的广告,其中一条写着“高薪诚聘男保姆”。我想只要有工可做,管他什么工作呢,于是就循着地址找到哪里去。

  介绍所的肥阿姨很快就打电话把雇主叫来,让我直接跟她面议。雇主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是个很有风度很有气派而又漂亮的女人。一见面,她就像相亲般的打量着我。老实说,我虽然潦倒,但却是个一米七三身高的健硕男儿,样貌端庄而帅气,是不怕谁会挑剔我的仪表的。

  她打量了我一会,就捏捏我的手臂,摸摸我的胸肌,拍拍我的肩膀,微笑着称赞我说:“果然是个好小子!”然后和颜悦色她对我说,她的丈夫因车祸而瘫痪了,我的任务是专门照顾一个病人,其他的家务另有钟点工人去打理,月薪是一千大元。对于正处在穷途末路的我,简直是天掉下馅饼来了,于是二话没说就一口应承了。

  “你什么时候可以上工?越快越好。”少妇显得非常高兴地问。

  “今天就可以!”我爽快地回说。要知道,我现在是一个吃住都没着落的流浪儿,能有个地方落脚有饱饭吃,就是掏粪我也会抢着去的。

  “那我告诉你地址,你回去收拾一下就来吧。”

  “不怕见笑,我的全部家当就是这个挎包!马上跟你走就是。”我拍拍脏兮兮的挎包,爽快地说。

  她是自驾车来的,那是一辆很有气派的BMW.一看就知道她是个阔太。我心里暗喜,庆幸自己找对了主人了。

  私家车很快就进入一个豪宅小区,都是单家独院的别墅。她把车开进了一间白墙红瓦房子的内置车房里,然后引领我走进了客厅。

  面前是我连见也没见过的富丽堂皇的厅堂,我真有点刘姥姥进入大观园的感觉。她招呼我到沙发坐,我却呆若木鸡的还站着发呆,生怕我的脏衣服把人家的天鹅绒沙发弄脏了。可能是她看出了我的尴尬,便说:“就当成自己的家就是了。不要紧的,快坐下说话。”看她这么随和,我便怯怯地坐了下来。

  她叫我称呼她为李太,接着便给我介绍起情况来。原来她家就只住着他们夫妇两人,大家都只有三十来岁,结婚才三年多。丈夫在三个月前遇上车祸,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胸口以下成了大半个植物人,而且目前只有周岁婴儿般的智商。我的任务就是照顾他的洗穿吃喝拉,其他的家务是另有钟点工打理的。

  接着,李太引领我熟识了一下环境。这是一间复式结构的房子,主要的睡房都在二层,下层本来有一间佣人房,但安排给瘫痪的男主人用了,所以我就喧宾夺主地被安排到主人房隔邻的客房里睡。这客房是个套间房,有宽阔的大床,有豪1326 ;的卫浴间,我能住在这里,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男主人抹擦身体,换衣服,喂食三餐。此外就是每三几个钟帮他翻一次身,并喂一些汤水喝。最辛苦的是料理他的屁股,那些拉在纸尿片里的屎尿恶臭难当,我虽然戴上口罩和胶手套,但看到了就直想吐。不过慢慢习惯了也就不再当一回事了。

  李太早出晚归,听说是一家超市连锁店的董事长,但不用正规上下班,只是间中开开会或巡视一下,具体的业务是不用她管理的。她很少在家,一个星期大概只有两天回家吃饭,所以钟点工杏姐只须煮饭给我和男主人吃就行了。

  我每天除了刻板式的基本工作外,空暇的时间多的是,都是看看报纸小说和电视或者上网打发无聊的时间。我的工资待遇是没得说的了,每月给我的一千块钱根本用不着,因为甚至手巾牙刷都是主人提供的,所以我把第一个月的工钱留着垫底,以后每个月都一分不留的寄回家里。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一天晚上,李太回家时带回来了一大叠的影碟,洗过澡后,穿上了一件极其性感的薄如蝉翼的半胸连衣裙睡衣,一个人在客厅里看影碟。因为论身份我是不好堂而皇之的跟主人在一起看电视的,所以只要她回来,我就躲回房里看书。

  不久,忽然隐约听到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呻吟声,我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偷偷地闪出睡房走到走廊一角往楼下看去,顿时把我吓呆了。只见那大电视正播着极其淫猥的镜头,一对男女正在赤身裸体地在互相调情,那淫叫声就是来自屏幕上那俏娇娃之口。再看看那李太,竟然一只手在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却伸入了胯下不停地揉弄着,嘴里还有节奏地发出了娇吟。看得我顿时全身滚烫,下面的小弟弟直挺挺的好像快要把裤子撑穿了似的。

  我赶忙闪回房里,但那肉麻的场面仍然萦绕于脑际,而且越来越兴奋,于是只得打起手枪来尽情发泄一下。后来我想,这李太也怪可怜的,三十多岁正是虎狼之年,那是女人最懂得享受性爱的时候,却要守起活寡来,日子怎么过啊!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的枯燥生活稍稍起来一些变化。李太时常带着我上街去。初时我说离家的时间不能太久,因为要及时替病人翻身和喂水,还要随时留意他的屁股有没有情况。但她说,死不了人的,是我要你去的,你就别罗嗦了。

  可能是恐怕我的衣着会失礼人,第一次上街时,她就特地带我去买了许多名贵的衣服还有两双皮鞋,还带我去理了头发,使我全身上下内外焕然一新,无疑变得更加帅气了。

  初期,有时是要我陪她一起去逛商场,买了大包小包的我就是个很好的搬运工。有时陪着她去饮早茶吃晚饭,去的都是高档的酒楼或是高级的西餐厅。吃西餐时我不懂规矩不会操作,她就耐心的教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这个农村青年变得越来越潮了。

  后来,她还带着我去高级会所玩牌局,去参加一些阔太的聚会,有时甚至回公司里开会也带着我去。我对她的称呼早已经从李太变成了张姐,她对别人介绍说我是她请来的助手。

  一个周末,李太出奇地早就回家来,并且买回了许多食材。接着就亲自下厨,泡制出三道美味的小菜来,还邀我到饭厅一起同吃。看到我有点怯怯的样子就说:“同住在一间屋里就是一家人了,还要分什么主仆吗?难道要我一个人自己独食吗?我早已把你当做我的小弟了!”

  刚入座,她就兴冲冲地从酒柜里拿来一瓶XO,这有名的高级洋酒,我过去只有听闻过而从未沾过。她给我倒了满杯,然后给自己倒了半杯。她说了很多轻松的话,好让我放下了拘束的情绪,并且对我频频的劝酒,说多喝点适应一下,以后跟她出去应酬的时候还要我替她顶酒。我本来就有点酒量,何况这酒特别的香醇,所以根本没看在眼里。

  吃过了饭,她嘱咐我把碗碟收拾到厨房去就成了,等杏姨明天到来才洗。快点洗完澡就出来陪她聊天,还说以后别那么拘束了,不要老躲在房里。

  因为天气热,我洗过澡照常只穿上运动背心和沙滩短裤。当我安顿好病人吃过药睡了觉后,就走向客厅去。谁知她早已端坐在沙发上,只见她照样穿上那件薄如蝉翼的半胸连衣睡裙,上半身和修长的双腿裸露出嫩白的肌肤,胸前只遮挡着仅及一半的两个山丘傲然挺立,呼之欲出,中间还露出神秘的乳沟。秀发披肩,眼神迷离。看到我出来,就微笑着招呼我坐下。我想到大家不但是孤男寡女,而且穿着那么随便,有点不好意思,老站着不敢靠前。

  “你今年几岁了?”她突然问我。

  “快廿二了。”

  “那么不是小孩了,还害羞?张姐刚好比你大十年,你不是要等到这年纪才懂事吧?”

  我红着脸,只好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长叹了一声,动情地说:“你年轻,不懂得张姐命苦!老公过去花天酒地冷落了我,如今又半死不活的,使我的日子更难熬。”说到这里,眼眶泪水充盈,她拿纸巾抹了一下,继续说“有人劝我离婚寻找新的生活,一来,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如果我离他而去于心不忍,二来,如果离了婚我就只得一半的财产。”顿了一顿又接着说“人都有七情六欲,在孤独寂寞长夜难眠时,只有强忍了……”说到这里,竟呜咽起来,我慌忙把纸巾盒递给了她。

  这一晚,她说得很多,可能是难得有人倾听她吐苦水,有机会尽情发泄一通后,可能心里会好过些。而我只是个听众的角色,很难才能找到几句合适的话来劝慰她。

  第二晚,做妥工作后我不敢再躲回房里了。我轻松地走到客厅来,在她的招呼下我欣然坐到了她的身旁。看了一会电视节目后,她便拿出影碟来播放。

  一开始,那荧屏上就出现大大的红色“警告”字样,吓得我瞪大眼睛留意细看内容,原来是说该片有色情内容,未满18岁的不能看。我想,这大概就是平常听说过的所谓A 片或者三级片了。就顿时觉得紧张起来。

  接着,剧情一开始,就出现了极其淫猥的画面,先是一对赤裸着的男女在互相调情,一会儿是女的含着阴茎在套弄,一会儿是那男的在吃女的奶,后来还用舌尖去舔弄阴蒂和淫穴,那女的兴奋得放肆地在呻吟。我从来就没有看过这样的肉欲场面,看得我全身发热,心脏在剧烈跳动,裤裆早就给发硬的阴茎撑了起来。我感到很难为情,就用手去护着。后来感到涨得实在难受,生怕泄了出来就糟糕了,于是一闪身跑到卫生间去,拉了一泡尿阴茎才瘫软了下来。

  当我重新回到电视机前,看到那男的已骑在女的下体上,那铁棒一般的阴茎在阴户前糊弄着,那女的看来忍耐不住了,就伸手握着血红的棒棒儿往阴门里送,只见那男的向前一挺就把阴茎插了进去,那女的呀的一声后,就在男的狠命抽插中不停地浪叫连连。我看得热血沸腾,脸上只觉得热辣辣的,不用说,那小弟弟又涨硬得不行了。

  看下去,是他们多次变换着体位和姿式继续在疯狂,特别是换作后进式时,我感到那男的更加气势如虹,威武地拼力冲刺,是一种最能炫耀男人雄风的场面。后来又换回了原先男上女下的体位,经过了快速得让人眼花缭乱的抽插后,只见那女的两手狠命地撕抓着床单,全身在扭动抽搐,那脸白得吓人,嘴里在发一阵阵疯狂的嘶叫,而那男的就配合着更加奋力用劲,后来抽搐了几下,就全身瘫软俯伏在女的身上。

  原来男女做爱是那么激烈的,花样是那么多的,我算开眼界了。在看电视的同时,我不忘时不时斜眼偷看张姐的反应,看见她两手绕在胸前,神情紧张异常,有如画面上的女人就是自己似的。

  后来,又继续看了几个做爱的场景,还有两男一女的,两女一男的,乳交的,肛交的。我想,那应该不是常人的玩意吧。

  看完了,我站起身向张姐道了声晚安,张姐也回了晚安后就再也没多说话,我便转身回房睡觉了。

  次日晚上,我们又再次一起看那淫欲片,不过,就是平时看电视,大家对剧情也会时不时发表点评论的,可是两晚下来,大家都只是看,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我想,大概是双方都感到不好意思吧。

  再过一天,她回家后就邀我跟她一起去买菜,然后又亲自下厨煮出了香喷喷的饭菜来。两人对坐着,现在我已变得没那么拘谨了。她频频的给我劝酒,这晚我喝得更多,她也比上次喝得分外开怀。

  洗过澡后,她又邀我到客厅去看电视。她从挎包里拿出两张新的影碟来,不用说那肯定又是A 片了。但这片不是一开始就翻云覆雨的,而是很富有人情味的,是说一对情侣的故事。不过当剧情逐步展开,那男欢女爱的淫荡场面就出现了。从激吻到互脱衣服到激烈的互相挑情而至无尽的缠绵,整个过程使人看了有如感同身受。

  当画面上出现女的进入高潮的一刻,张姐竟然情不自禁地伸过手来把我紧紧的搂抱着,肉紧得手指甲也陷进了我的肌肉里,进而狂热地吻向我。我一时感到手足无措,便也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她对吻起来。接着,她又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便大着胆子去揉弄她的双峰。可能她感到还不够激,于是把肩带卸下,让挺拔的玉峰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也按捺不住了,于是双手齐下,捧着她的两个乳房使劲地揉搓。后来她还把我的头按到她的胸前,我知道她需要什么了,于是便张口她的乳头含入嘴里吮吸起来。这时她已兴奋得不断发出醉人的娇吟。

  看来她的情绪已经失控了,我那滚热的硬如铁棒的阴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地握在她的手里。后来她更干脆把手伸入短裤管里,握着我那话儿急速地套弄起来。我从来就没有受到过如此要命的刺激,突然感到身体一阵打颤,龟头一阵酸麻,抽搐一下便把一股滚热的浓精喷射到裤子里,弄得她满手都是。当我感到非常难堪的时候,她反而显露出十分得意的样子。

  她边用纸巾抹手,边微笑着说:“没有性经历的年轻人激情有余,控制力不足,这是很正常的呀,不过别难为情,在影片里你不是看见有经验的男女,都是先用手或口弄了出来,泄过一次了,到了真正上阵时才能打持久战,才不会令女方失望的。你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了。”我听她这么一说,脸也骤然红了,感到十分难为情,不过也使我知道,男女欢爱原来有这么多条条道道的。

  “小伦呀,你应该还是个处男吧?”她突然问道。

  “是的,我还没见过世面。读书时虽然有女同学主动要跟我好,但我明白自己的身世,所以连女孩子的手也未拖过。”

  “我早知你对男女性事还是一张白纸,所以这几晚特地找来一些影片给你看,这叫做性启蒙吧。你看多了,也应该懂得很多事的了。”顿了一顿,突然变得神色凝重起来“我是个过来人,人生最欢愉的时刻我也经历过了,可是到了现在,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身边没有男人是何等的痛苦!”说到这里,眼眶也红了。

  “坦率的跟你说吧,自从初次见到你,你那英俊的样貌和健硕的身材,就吸引着我。除了请你回来照顾病人外,我早就很想让你帮我排解寂寞,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慢慢去认识你,才敢实施我的计划。尽管你我年纪悬殊不能成为夫妻,但是可以成为性伴侣。大家都是成年人,互相开心开心是很平常的事,不过希望你千万不要看成是为我服务才好。”

  她一口气说完了,是最明白地要我跟她欢好,让我成为她的情侣了。这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一时没了主意,不过当想到这份轻松而又赚钱多的工作,想到她对我的好处,面对这主动献身的俏佳人,还有退缩的理由吗?

  这时,她整理一下衣衫,然后把电视关了,把大灯也关了,在朦胧的夜灯中,她拖着我的手情意绵绵的说:“乖乖,到我的房间去吧!”

  走进了主人房,就感到一阵茉莉花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使人产生一种非常温馨的感觉。她按了按开关,把灯光换成了暗蓝色,使整个环境变得格外浪漫。这时我虽然有着一种陶醉的感觉,但一直还是呆立着。她转过身来,一下子就风情万种地扑入我的怀里,把热辣辣的嘴唇凑到了我的嘴边。

  老实说,我连接吻都是个门外汉,只得任由她在我的嘴唇上激情的吮吸着。当她的舌头强行探入我的口里时,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去迎合她。不过,情欲这东西可能是人们与生俱来的,一会儿我就摸着了门路与她激吻起来。由于两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她的两团肉峰就在我的胸前研磨着,好不肉麻。而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已硬得有如铁棍,不由自主的顶在她的胯下,更觉兴奋得无法形容。

  看来她是无法自控了,把我推倒在床上后就迅速剥除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我也大着胆子动手去脱她的睡衣,谁知肩带一退下,那连衣裙就自动的滑落到地上。这时我才发现她里面什么也没穿,原来是真空的。

  当我们赤条条地躺在一起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影片里的场面,醒悟到这时应该做什么了。于是一翻身扑到了她的身上,忘情地亲吻她,继而吻向她的耳朵颈项,再把热唇滑到他的胸前。我以影片里的范例为样板,吻遍了她的双乳后,就在她的乳头上下功夫。一会儿吮吸一会儿用舌尖去挑弄一会儿轻咬,直兴奋得她发出一阵阵醉人的娇吟。

  当把她挑逗得神魂颠倒以后,我的舌头就顺着肚皮一直吻向她的下体。她连忙配合着把大腿张开,只见在不太茂密的倒三角形的阴毛下,两片还非常白嫩的大阴唇已经展开。这时,从影片里学来的门道对我又起着示范作用了,我遍吻她的整个阴户后,就主攻她那高度敏感的阴蒂。我先用食指去轻揉了一阵,就按压着它打转转,然后,再用舌尖去舔它,使她舒服得把身体扭来扭去,嘴里发出了阵阵凄厉的淫叫声。

  后来我又仿效着影片的做法,先把她布满穴门的淫液舔干净后,就蜷起了舌头钻到她的淫穴里,随即进进出出的扰弄着,她更兴奋了。突然一大股淫液喷射出来,幸好我来得及躲开,否则肯定被灌进了我的鼻孔里。

  可能她感到自己也要做点事了,于是爬起来让我躺下,然后一手握住我那涨红着的阴茎,套弄了几下后就放到自己的嘴边,不停地舔弄那龟头,特别是当舔弄到马眼和冠沟时,兴奋得我几乎要泄出来。接着她把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含入嘴里,直抵她的咽喉,然后十分享受的吞套起来,直至我实在受不住了,才把她推开。

  从影片里学来的前戏功夫看来都实践过了,这时,大家都已经兴奋得如箭在弦。我让她躺下,跪在她的胯后让她的玉腿搭到我的肩上,然后把那热辣辣的铁棒儿顶向她的穴门。她见我老找不到门路,急了,便伸手扶着阴茎把它带进了火热阴道里。可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或者是看过了影片的范例,当我的棍棍儿一插到底后,就懂得不停地进出抽插起来,那泛滥的淫液随着阴茎进出的动作发出了渍渍的声响,配合着她兴奋的啼叫,形成了一种醉人的美妙乐曲。

  不久,她的啼叫更加凄厉了,全身像是在抽搐着,搭在在我后背的双手拼力地用劲搂抱着,以致尖尖的指甲也陷进我的皮肤里。我知道她来高潮了,于是加再加速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这时我也无法再控制自己了,只觉得一阵酸麻的感觉直抵龟头,但我还有点理智,忙问她:“我要泄了,可以射到里面吗?”她喘着粗气回应我:“痛快的射吧!我喜欢啊!”于是,我便像听到冲锋号吹响似的,一股滚热的浓精经过五六下的抽搐就畅快的射到了她的桃源洞里。

  我喘着气在她的身上软瘫了一会,不忘给她送上甜蜜的长吻。此时,我也尽量让阴茎继续停留在她温热的洞穴里,直至完全收缩了才自动滑脱了出来。按照影片的范例,我知道女方的余韵不会一下就完全消失的,所谓后戏的功夫我还未做得足够,只得侧身躺着继续紧紧地拥抱着她,玩弄她的乳房。

  终于雨散云收了,她深情的棒着我的脸,轻轻地吻了又吻。小声地说:“小王啊,谢谢你今晚给了我无限的欢愉!我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过性爱的欢乐了!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享受过真正的性高潮了。”

  “我要谢谢你才是真的,你是我性启蒙的老师啊!我很佩服你做事的周详,要不是你精心安排我去看影片,先行学习学习,我看刚才肯定会手足无措的。怎知道会有这么多的花样和学问的啊。”

  “你刚才的表现我很满意,不过只学到了一些基本功罢了,许多花式你还未尝试过呢,所谓熟能生巧,慢慢来吧,以你聪明的资质和强健的体魄,一定能成为一个性爱好手的。”

  “刚才你让我射到里面去,就不怕中招吗?”

  “我不傻,上星期月事完了我就开始恢复吃避孕药了。我和丈夫从来都不喜欢用套子的,隔靴搔痒,味同嚼蜡,何苦呢。”

  “你做事可谓深谋远虑啊!”说完,我又再次吻向她。欢爱过后的枕边情话是特别甜蜜的。到了这时,我们之间已经没了距离,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我们相拥着休息了大约半小时,当我说不妨碍她休息正想起来回房睡觉时,她搂着我就是不让走,说要我以后就这样陪着她一起睡,她非常需要我。

  不久,我的小弟弟在她柔软温热的玉手中,又再度昂首挺立起来。我知道这久旱逢甘露的怨妇,是断不会轻易就得到满足的,于是又一次疯狂地缠绵起来。在她的细心调教下,我们变换着尝试了多种体位,当玩起观音坐莲时,她掌握了主动权,像在跃马奔驰,挥洒自如,不一会儿就进入了高潮。后来在玩起狗爬式时,主动权我,在我一波接一波的奋勇撞击下,她很快就娇喘连连,让他又一次享受到高潮的乐趣。

  看来,大家都疲惫不堪了,完事后草草收拾了一下,就相拥着迷迷糊糊睡着了。我习惯了六点半就会醒来。当我轻轻推开她正要起来时,她也醒来了。大家互相看着赤裸的身体,都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当她看到我那小弟弟正处在清晨的生理状态时,连忙伸手握着就套弄起来,我慌忙挣脱了她,不好意思地说:“动不得啊!我的晨尿快要把我憋坏了!”她听后,哈哈大笑起来。我便连忙跑到卫生间去。

  当我小解完了刚出来时,她向我眉目传情,对我招手,我知道她又想要了,于是走到床前,给她送上了一个晨吻,然后对她说:“日子长着哩,乖乖,你多睡点吧,我不能忘掉我早上要做的工作啊。”她点了点头,于是我穿着好衣服就开工去了。

  从此,我在这个家里就成了个有着双重身份的人。照顾侍候男主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照样从不懈怠做到一丝不苟,但当张姐需要我陪她外出,特别是晚上需要我为她排解寂寞的时候,我就成了她的情人。自从那晚以后,我就到他房间跟她住在一起。她曾坦率地说,她的性欲比之一般女人是分外强烈的,自从有了我陪伴她以后,在无比热烈的性爱生活中,使她长期的性压抑得到了解脱,生活才重新有了乐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