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高空决斗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94

飞机上的卫生间要比通常的隔间大很多。在这架波音747客机上,有一个只提供给女乘务员的专用隔间。尽管不知道这个隔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男乘务员和飞行员们都不会靠近这里。凯特跟在卡丽身后走进了这个房间,然后锁上门,把标志牌翻倒“使用中”。凯特确信虽然有几个空姐看见她们一起走进了这里,但她们不会来打扰的。毕竟她们都曾这样做过。

  “这一次,没分输赢就不会停止,”卡丽温柔的说,同时叉着腰等凯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在这个飞机上的小休息室里没有多余的回旋余地——这意味着这场性能力的争斗将是及其残酷的。“在这里你是跑不掉的,所以你最好准备一直战斗到结束。”

  “我已经做好对抗你的身体的充分准备了,红毛,”凯特带着嘘声说,同时缓慢的挪动身体直到两人的高跟鞋和坚挺的胸部都顶到了一起。

  “那你还等什么!”卡丽咆哮着突然用双臂抱住了凯特。金发女人立刻用同样的方式还击,两个女人以相互的熊抱揭开了战争的序幕。尽管隔着几层衣服,凯特仍然无比明确的感觉到了红发女人的岩石般坚硬的乳头猛烈的刺着自己乳房的嫩肉。双方都用自己的一条腿蹬着身后的墙以保持平衡,并使得两人身体更加大力的顶着对方。两人都瞥到了对方的眼中闪耀着的愤怒的火焰和强烈的性冲动,挑衅的目光也使得两个女人打破了混合着愤怒、性欲、厌恶的感觉的包围,而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你不是经常到处炫耀你那双肥大的奶子吗?”凯特喘息着说“亮出来吧,我要用我的打败你的。”

  “就你那一对儿奶子打不赢任何东西,不过你可以试试。”卡丽回答,同时松开了双臂。凯特也松开双臂,两人各自后退了半步。两人的目光在解开上衣的过程中一直紧紧锁定着对方。一个纽扣,两个,三个。。。始终紧盯着对方的同时,两个女人缓慢的、淫荡的敞开了上衣。

  “是时候给你看看一个真正的女人的真正的奶子是什么样的。”卡丽高傲的说。

  “那怎么不亮出来?”凯特低吼着,揪住了卡丽的领带,迅速的将领带拉了下来。卡丽咒骂着,同时也紧紧地揪住了凯特的领带,这几乎让这个金发女人窒息。卡丽也在自己银色指甲的帮助下扯掉了凯特的领带。“操你妈,臭婊子!”凯特疼的叫了起来,也顾不得管是否会被别人听见了。她本能的要狠狠一巴掌扇在卡里脸上作为报复,但是被敏捷的对手早已伸出来的手臂所挡住了。红发女人嘲讽的笑了起来。凯特不甘心的嘶吼着,伸开指甲抓向了对方。“来啊婊子!”

  “如果你想打架的话,那来啊!”卡丽咬牙切齿,一拳打在了凯特的肚子上。凯特也咬紧牙关还击,连续几拳打在了卡丽的硕大的乳房上。双方疯狂的狠揍着对手,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双方的胸部、肚子和肋部。但是双方有默契般的谁也不打对方的脸,因为她们知道就算是细小的伤痕也会引起额外的麻烦。红发女人占有手臂较长的优势,两人都意识到了自己能打到的范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对战斗的影响是很大的。卡丽打的凯特不得不后退一步,靠在了墙上,以避开卡丽有力的拳头。

  “你这个贱货!”凯特痛苦的呻吟。卡丽先发出了性感、嘲讽的大笑,然后跨前一步重新开始用力的攻击对手。由于靠在了墙上,凯特根本无法抵抗卡丽的冲击。

  “放弃吧,荡妇!”卡丽说,“否则我不会停止的。”

  “我操你!”凯特暴怒的大喊。金发女人疯狂的还击了,她猛冲向卡丽。卡丽痛苦的嘶吼——由于凯特只是瞄准她的肚子打——而身上的衣服却起不到任何的保护作用。作为报复,卡丽用力的打了回去,两个女人又陷入了狂乱的对打状态。凯特再次落在下风,还是由于狡猾的对手利用了胳膊较长的优势。一边绝望的叫着,凯特猛冲向对手——而几乎不管对手的拳头不停的落在自己的肚子和乳房上。凯特抓住惊讶的卡丽,把卡丽撞到墙上。忽然,凯特冷静了下来,由于两人弄出了巨大的撞击声,两个女人都回到了现实中。她们停下来,留心是否惊动了别人。这时,凯特发现自己的左腿挤进了卡丽的双腿之间。过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过来后,凯特知道战斗将继续进行——以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式。身体靠的与卡丽更近,凯特用自己光滑的大腿顶在了卡丽的火热的阴户上。

  “啊——!”阴户隔着内裤感受到对方大腿的摩擦,卡丽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卡丽兴奋的浑身发抖,大张着双腿迎合凯特的侵袭。凝视着对手淡褐色的双眸,卡丽的性欲更加的高涨了,她色情的舔着自己红艳的嘴唇,“你想用这种方式来决斗吗,骚货?”

  “你不也希望用这种方式吗,贱货!”凯特回应,大腿也一下一下的向前顶去——这个举动进一步暴露了她的意图,“我可早就想狠狠地操你了!”

  “正合我意!小荡妇,”卡丽轻轻的推开了凯特,她缓缓的把自己的外套褪了下来扔到墙角——动作性感诱惑。“我连做梦都在想着蹂躏你的身体,让你屈服在我身下。现在,可不只是梦境了。”

  “很快的,我会让你知道我才是你梦中那个获胜的主角,不是你。”凯特也像卡丽那样脱掉了外衣,扔在墙角——故意的放在卡丽的衣服上。“我猜你接下来会让我感受一下你的那对奶子吧。”

  “你绝对挡不住她们的进攻的,不是吗?”卡丽嘲笑凯特。卡丽一个一个的解开了衬衣上的纽扣,动作缓慢但十分诱人。她信心十足的笑着把自己的衬衣扔在了凯特的外套上。现在卡丽的上身完全赤裸了,硕大的乳房跳入了凯特的视线中。红发女人用双手托起了自己的乳房轻轻的握着,以此展现给对手自己的奶子是多么的大而坚挺。“你怎么会认为你的奶子能和我的相匹敌。”

  “我的更大、更挺、更美。”凯特回应道,她迅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衬衫,向对手露出了自己那对同样惊艳的豪乳。双方乳房的大小不分伯仲——看来上帝是平等的对待她们的。第一次认真的审视了对手的奶子后,卡丽不露声色,她的脸简直如同大理石雕刻的——冷峻而无情。

  “我可不同意你的说法,”卡丽边说边捏弄着自己的乳头,“你难道认为你的乳头也能与我的相比吗?”

  “我的更长、更硬、更好。”凯特说,同时也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奶头,好让她们变得更大更硬。

  “胡说八道。”卡丽边说边把自己的胸部挺上去向对手挑战,“证明给我看啊!”

  “既然你想斗斗奶子,那我就成全你。”凯特说道,“我从来没有退缩过。”

  “那就把你的骚奶子顶过来啊,用力点儿!”卡丽大喊着挺了上去,两对“大球”猛地碰到了一起。卡丽极具侵略性的狂野的攻击。凯特立刻察觉出自己表现略显软弱,她的红发敌人有着结实的肌肉,其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强劲有力。不过凯特刚才并没有完全的进入状态,其实她也有着不逊于卡丽的强健肌肉,并且内心无比渴望与自己所厌恶的对手较量一下。凯特希望自己能彻底的打败卡丽——从性能力、意志力和身体条件等所有的方面。

  两对结实的乳房的碰撞使两人产生了极大的快感,双方也都同时惊讶于对方的顽强。无视于胸部上传来的疼痛感,两个女人更加用力的对顶着又红又肿的乳房,终于,两对半球都被对方挤的变形——扁平的对贴在了一起。沉重的喘息喷在对方的脸上,凯特忍着疼协调自己的整个身体支持自己的性武器——来对抗胸部连耸着进攻的敌人。疼痛感不停的提醒着这样会给双方带来多大的伤害——而且凯特也明确的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是在自残。但是,她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屈服——尽管对手坚硬的乳头深深的扎进了自己几乎已经被挤瘪的乳房里,而自己的乳头好像已经被大力的挤压弄弯了。卡丽短暂的停止了进攻;但那只是为了调整乳房的位置,以便把自己鲜红的乳头更好的对准凯特的乳房的嫩肉刺进去,让对手更加痛苦。凯特咬牙坚持,低吼着努力想摆脱卡丽的控制。卡丽察觉了对手的意图,于是把对手抱的更紧,以至于两人挺拔的鼻子都顶在了一起。此时,卡丽几乎完全的用自己的乳房压制住了对手的乳房,凯特完全无法回避对手的紧逼。凯特的乳头现在已经被挤的向上弯曲,刺入了空中,她现在绝望的呜咽,而卡丽则残忍的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尝够了吗?你知道你是赢不了的。”卡丽嘲弄的问,同时仔细品尝着对手的绝望。为了强调自己的问话,她更加大力的紧抱着凯特。忍受残酷折磨的同时,凯特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作为回答,她是不会放弃的。凯特的顽强伤害了对手的矜持,卡丽更加用力的用自己的乳房压榨着对手的同一部位。“感觉到我的奶头扎进你那软弱无力的两团肥肉里了吗?”

  “我只感觉到你的那对肥奶子会被我的挤爆!!”凯特大叫着,屈辱使得她体内涌出了巨大的力量来抱紧对手,她的胸部如此用力的顶向对方以至于卡丽那样坚挺的乳房都无法抵抗——几乎要被巨大的压力挤瘪了。卡丽冷静的应对着对手的突然发力,她现在咬紧牙开始与对手进行意志的较量。

  接下来的几分钟变成了凯特所经历过的最漫长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两个美人鼻子对着鼻子、乳房顶着乳房顽强的坚持,谁都没有屈服于疼痛。渐渐的,疲惫的感觉在两人火热的身体中蔓延了开来,双方的胸部压迫的肺连呼吸都困难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两个美人赤裸的上身此刻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凯特不知道是谁先放缓了动作,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双方都发现自己连保持一直站着都很困难。从刚才开始两人的脚踝就别在一起,由于扭得很痛现在已经分开了。终于,两位美女都松开了紧抱对方的双手,分开了被汗水粘在一起的红肿的胸部,同时疲惫的靠在了身后的墙上。轻揉着自己红肿、疼痛的乳房,凯特杀人的目光落在了卡丽身上,而对方也同样的怒视着自己。凯特看着美丽的敌人正在温柔的抚慰着受创的双乳,看上去她的动作又骚又火辣,自己的下身早已湿了。等到双方都恢复了一些体力,两个正抚慰自己疼痛的双乳的美女又面对面的站到了屋子中间,渴望继续的战斗。

  “奶子被压瘪的感觉怎么样啊?”卡丽问,轻轻的擦去闪光的汗珠后,就又把硕乳顶在了凯特的豪乳上。

  “是我的奶子顶爆了你的,骚货!”凯特回击,同时转头把自己的金发重重的甩到了卡丽的脸上。

  “正如接下来我要狠狠地操你是吗?”卡丽说。她叉着腰,挑衅的晃动着自己那性感的大屁股,带动自己的短裙拨弄凯特的短裙。

  “哈——哈,你那松弛的B怎么操得了我?”凯特反驳,模仿着她的对手,用自己的阴户一下下的撞着对手的阴户。这时,两人热辣的裆部挤到了一起,然后两个美女就保持着这个用裆部顶住对手的同一部位的姿势。凯特用手撑着屁股顶向对手的屁股,这次用上了更大的力气。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卡丽在一次又一次的猛撞着自己的阴户。不过,两人都发现了双方现在正在隔着厚厚的裙子对抗。于是双方同时拉住了对方的屁股,开始用盆骨猛烈的撞击对方。尽管两个女人的阴户之间隔着几层衣物,但凯特觉得自己越来越兴奋了。凯特已经抑制不住兴奋的感觉了,于是轻轻的推开卡丽,开始解开自己的裙子上的纽扣,并挑战的看着卡丽,把短裙褪了下去,踢到地板上。卡丽同样回以挑战的眼光,也脱掉了自己的短裙,而目光始终与对方所在一起。卡丽穿着黑色的内裤而凯特的是白色的,凯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经流出了这么多的淫液。卡丽看到对手已经湿成那样,像个开心的少女一样的笑了,她的手滑进了凯特的内裤,把一根手指伸进了凯特的阴户中。凯特没有抵制对手的侵入,反而由于感到卡丽手指的挑逗所产生的快感而急促的喘息着。而卡丽在察觉对手的手也探入到自己的内裤中后,反而将自己的阴户迎了上去。

  “你都湿成这样了,”卡丽在凯特耳边轻声说,“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能把你弄得这么骚!”

  “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圣女。”凯特手指探入了卡丽湿热的阴户,同时反唇相讥。卡丽的阴户软如凝胶、滑似丝绸、热比烈火,简直是人间极品。凯特的手指继续向卡丽的阴户深处搜寻,直到小阴唇出,忽然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不大的突起,凯特立刻意识到自己摸到什么了。“这就是你那传说中的阴蒂喽。”

  “对啊宝贝,就是它打败了所有的对手——也将包括你的!”这可是卡丽的骄傲,“你觉得它怎么样?”

  “摸上去太软了,不过我相信它不只是这个程度而已。”凯特回答,同时呼吸也加速了,“但是它遇上我的后会表现的怎么样呢?”

  卡丽的食指沿着凯特阴唇的边缘滑动着,不时地探入阴户内部并翻开对手的阴户。感觉着卡丽银色的指甲在自己尚未被唤醒的性武器内轻轻的划动,凯特尽量压抑自己使自己不至于呻吟出来。

  “我的怎么样?”凯特用色情的语调问对手。

  “摸上去好像早就想被操了。”卡丽淫荡的笑了。

  “你的阴唇吸力和你的嘴唇一样好吗?”凯特低声地问,同时用手指拨弄着卡丽的阴唇。

  “更出色!”

  “好,这样才值得我一战。”凯特咆哮着。

  “我真喜欢你的阴毛,”卡丽咯咯的笑,用手轻柔的梳理着对手柔顺的阴毛,“它与我的剃掉毛的阴阜相摩擦的感觉肯定很好。”

  “什么帮你高潮你就喜欢什么,对吗?”

  “来试试看啊!”卡丽嘘凯特。

  “那我们还等什么?”凯特坚定地说。她把手指从卡丽那湿的滴出淫液来的阴户中抽了出来,发现自己的手指上已经沾满了对手的淫液。凯特感到卡丽的手指也从自己的阴户中退了出来,但是出来之前却下流的捏了一下自己的阴蒂,刺激的自己禁不住抖了一下。“婊子!”凯特喘息着说,“你这个下贱的婊子!”

  “你说我们接下来较量时就别穿内裤了怎么样?”卡丽淫荡的低声对凯特说,然后她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用力的一下就把凯特的内裤扒了下来。

  “臭婊子!”凯特骂道,同时也用自己的红色的指甲撕扯着卡丽的黑色小内裤。很快的,卡丽的内裤也被凯特愤怒扯了下来。两个女人现在赤裸着身体收起了自己的银项链。“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贱B!”

  “来干我啊!”卡丽喊道,把自己的火热湿胀的阴户对着对手香甜热辣的同一部位顶了过去,“看谁操的嬴谁!”

  “求之不得!”凯特也喊了起来。性欲和仇恨使她微微的发抖,这种感觉无法抑制的支配了她的整个身体,使她的阴户更热更饥渴。“有什么本事尽管亮出来吧!”

  “那我们就用B对操,看看谁才是最骚的婊子!”卡丽说着,用手牢牢搂着对方的身体,迫使对手不得不用阴户直接与自己的阴户交锋。凯特则猛拉对手肥大的屁股,甚至连红色的指甲都抠入了对手屁股的嫩肉里。

  “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干。”凯特回答,用力的吧自己的身体挤向了卡丽的身体,以至于双方的乳房、肚子甚至脸部都几乎没有缝隙地贴在了一起。她们开始轻柔的对磨着阴户——仅仅是接触,就足以在两人已经火热的身体上引起酸麻刺痛的快感了。在两人充满恨意和性欲的目光对视到一起时,两人红艳的嘴唇触碰到了一起。霎那间,她回忆起了卡丽那双大而又肉感的嘴唇所具备的极强的技巧,自己则禁不住微微颤抖。感觉到对手短暂的软弱,卡丽开始争取主动并轻轻的在凯特唇上吻了一下。这并不是进攻,而仅仅是在威慑对手。

  “我会用我的B像我的嘴唇打败你的嘴唇那样干赢你的B的。”卡丽信誓旦旦的说,她的双手也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凯特丰满的屁股。

  “别只顾着说大话,”凯特回击道,她的恨意与性欲把恐惧赶的无影无踪。她从来没有在任何女人面前退缩,也从没想过退缩。“那我们就来斗斗B吧!”

  现在,两个女人将阴户猛烈的撞击到一起,双方已经都被原始的嫉妒和性欲的本能驱使着。当两人的阴户咬合到一起的时候她们都忍不住喘息和呻吟,再也不顾是否会引起他人的注意。由于是站着,两个女人的阴户无法全面接触,她们感觉到双方裆部敏感的皮肤正在强烈的摩擦着,凯特那被淫水浸的一塌糊涂的阴毛也胡乱的粘在了卡丽光洁的下体上。两人正在吮吸对方性感的嘴唇,动作由起先的温柔变得狂野。卡丽故技重施,依然想像上次那样用嘴唇打败自己,凯特则尽全力避免被卡丽甜美而有力的双唇所钳制。两人粉嫩的舌头犹如击剑般的你来我往的交锋,努力的试图侵入对方的嘴中。两人的乳房怎又重新开始捉对厮杀,鲜红的乳头都狠狠的刺入了对方的嫩肉里。凯特想用舌头堵住对手的嘴;想用自己的阴户操得对方高潮;想用乳房把对方的奶子挤出奶水来。

  “我都感觉不到你的臭B在哪。”卡丽趁着长时间互吻后不得不调整呼吸的间隙尖叫。

  “我也感觉不到你的骚B,”凯特也用同样的声调叫着,同时开始猛烈的用阴户撞击对手的阴户,“不过我可以感觉到你已经都湿到这种程度了!”

  “不是你自己的骚水吗?”卡丽呻吟着说,然后用性感的屁股全力的挤着对方的屁股。

  “也许吧,因为我赢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骚了。”凯特恶狠狠的笑了。卡丽继续用嘴进攻,这一次凯特没有避开。双方努力的张着嘴好把对手的嘴完全包住。卡丽在这方面很占优势,但是凯特很聪明,有策略的运用着出色的技术来对抗卡丽。她灵活地躲避了卡丽的多次进攻并设法反击回去。尽管如此,总的来看凯特还是难免落败。

  “我的两片阴唇现在可是很想吃掉你的阴唇呢!”卡丽接着调整身体的机会对凯特低声地说,这样两对肥美热辣的阴户就完整的触碰到一起了,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空隙。“我要用身体的各部分操你的对应部分,当然包括用我的B操你的B了。”

  “想的美!”凯特轻蔑的说,她开始高频的用自己的阴户冲击着对手的阴户,顶的对手不住的后退。凯特的肥大强劲的屁股使自己开始主导这场战斗,她的阴户在每次的冲撞交锋中都比卡丽的更加猛烈有力。卡丽已经退得靠在墙上了,邪邪得笑着,凯特接着一次撞击将对手的大腿大幅度的撑开,自己终于挤进了卡丽的两腿之间。卡丽则趁机把自己的一条腿缠在凯特的身上并用手来住这条腿来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将卡丽顶在墙上后,凯特对着对手门户大开的骚穴开展了疯狂的攻势,以至于将对手顶的都离开了地面。红发美女看着对手一下下的用阴户啃咬着自己的阴户,感到自己阴户张的更大,忍不住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她的手不再揉捏对手肥嫩的屁股,而开始揪扯着对手柔顺的金发。

  “来啊......用你的B狠狠地操我呀!”卡丽一边迎合着对手的进攻一边淫荡的浪叫着。这次她们的阴户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卡丽感到自己的阴户张得更大了,而凯特正在用阴户不停的攻击着自己那个变得更加敏感脆弱的骚穴。快感使她面色桃红气若游丝,她用力的把凯特的嘴压在自己右侧奶子的奶头上说:“舔它,婊子!好好爱我啊!”

  “那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嘴功是什么样的!”凯特说道,用嘴含住了对方鲜红坚硬的乳头。她使出浑身解数或舔或嘬对方的乳头,同时使劲的掐捏对手大屁股上的肉,让卡丽如痴如醉的呻吟了起来。与此同时,凯特感觉到每次随着香艳的阴户对咬,卡丽的骚穴都更加张大的来迎合自己的骚穴,也暴露出了更多的脆弱部位。卡丽的小阴唇也软软的张了开来,露出了自己最珍贵脆弱的部分。凯特也意识到自己的阴蒂也随着快感被刺激得越来越硬,她知道双方的战斗很快就要升级了。

  “天啊,你这个会嘬奶子的下贱婊子!”卡丽的喉咙深处飘出了这句话。凯特颤抖着感觉到了卡丽的阴蒂从阴户深处胀了出来接触着自己的阴户,她发现对手坚硬的阴蒂如同小棍儿般一下下地扎在自己阴户上,本来挺紧的骚穴好像就要被对手这件威力无比的性武器给弄开了。“尝到我阴蒂得厉害了吗?”卡丽浪喘着,身子随着快感一抖发现自己的阴蒂已经侵入到凯特的滑嫩如丝的阴户里了。

  “你感觉到我的阴蒂了吗?”凯特反问,她感到自己的阴蒂受到刺激而变得更长了。金发美女的阴蒂犹如一条小蛇般的游走进了卡丽的骚穴,同样猛刺着对方甜美的阴户,这让卡丽也连连娇喘。“感觉到我的阴蒂在操你的骚B了吗?”

  “什么感觉也没有啊,小娼妇。”卡丽如此回答。双方全力用自己的阴蒂或猛刺或抽打对手的阴户,弄得淫水四溅、浪叫不断。凯特始终回避着阴蒂的正面交锋,而卡丽则不断地用自己肿胀的性武器搜寻着对手想要决战。“你怎么总避着我的阴蒂?”卡丽注意到凯特一直在回避两个阴蒂的对决,“你怕了?”

  “操你!”凯特咒骂着。金发美人终于忍不住用自己的阴蒂与卡丽的阴蒂开始了正面的对刺,两个小指般粗细的红肿而无比敏感的阴蒂终于凶狠的对顶在了一起——这可是两人最以之为豪的性交利器啊——真是残酷的战斗。酸麻胀痛的快感和强烈的痛楚从阴蒂上传了过来,刺激的两人颤抖着高声尖叫不已。

  “你这个淫秽的小婊子,”卡丽喘息着说,她的光彩照人身体因对操的快感而颤抖不已。“我会让你后悔的——居然敢用你的脏阴蒂和我的阴蒂对刺!”

  “光说不练!”凯特正要发力,但是却被卡丽揪住了自己的金发猛地向后拉,她疼得直向后仰,然后就发现卡丽那双邪恶肉感的红唇紧紧包住了自己的嘴唇,开始全力的吸吮。双方下体阴蒂的搏斗也更加的激烈,从缓慢的对顶角力演变成了凶猛精准的对刺。卡丽的香舌不断的进出凯特的嘴,试图顶开凯特香舌的防卫,深入到纤弱的喉部。卡丽无情的攻击使得凯特下身几乎泛滥成灾了,凯特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再像刚才那样顶着对方了。双方的攻势此消彼长,卡丽的进攻力度越来越强,而凯特还击力量则越来越弱。卡丽的那双豪乳也开始猛攻凯特的奶子,使她呼吸都困难起来。凯特发现卡丽长长的舌头也击溃了自己舌头的抵抗,一直深入到了自己的喉咙里。被卡丽的舌头弄得几乎窒息了,凯特不得不把对手推开,不停的咳嗽喘息,而在此之前则用自己的阴蒂给了卡丽粉嫩肿胀的阴蒂恶毒的重重一击。

  “看看你自己,多么可悲啊!”卡丽甩了甩头发后狠狠地对凯特说,“差一点就结束了。”

  “哼,你棒。”凯特重重的喘息着回答,“你不过是很走运——自己放荡的生活给了你的那双‘肉唇’充分的练习罢了。”

  “宝贝,那是天生的。”卡丽淫笑着说,喘息着捧起了一把水泼到自己热胀的奶子上,然后淫荡的轻拍着身体使得水顺着肚子一直滑到了自己燥热的阴户上。凯特看到自己对手那个坚硬的阴蒂粘在肥厚的阴唇上,就像一把时刻准备出击的武器。

  “不管是不是天生的,你始终是个婊子!”凯特轻喘着说,也用水湿润着自己高温的身体,“你准备好用你下贱的身体和我决战了吗?”

  “从一进这里我就准备好了,骚B!”凯特撇了撇嘴,抹去了身上残留的水滴,“那我们为什么不做个了结呢?我已经厌烦这种小打小闹了。”

  “你最好考虑清楚!”凯特以挑战的目光看着对手说。两个女人最后一次紧密的面对面地站到了一起,空气沉闷而又充满了紧张感。凯特终于稳定了自己,全神贯注的挑战者对手。她背靠在墙上,尽力大张着双腿,同时把右腿抬高架在了洗手池上,踩住了卡丽那边的墙。凯特把自己诱人的身体向前延伸着,骄傲的挺着屁股向对手炫耀着自己的阴户,“会比你想像中的更加难以招架。”

  “不用担心,亲爱的。我能整个的吃掉你呢!”卡丽不以为然地说,同时把自己的左腿夹在了凯特伸出的右腿上。卡丽也靠在墙上,模仿着凯特的样子亮出了自己的阴户,对准了凯特的阴户,双方燥热的阴户就要在半空中遇到一起了。“来吧,婊子。”卡丽再次轻蔑的说,“用你的骚B操我啊。决斗吧!”

  “正合我意!”凯特咆哮着回答,嫉恨使她的声音都走调了。她们不约而同的用火热的阴户大力的咬向了对手的阴户,当极其敏感的阴户猛烈的咬合在一起时又不约而同的轻声尖叫了起来。她俩都拼命地向前推挤着自己的屁股,带动阴户向对手又顶又咬,凯特的湿漉漉的阴毛也帮助主人骚扰着对手光洁的皮肤。她们的手也伸了出去拍打、揪拉、捏拧对手硕大的乳房。随着两人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她们大幅度的激烈动作甚至震的舱室颤动。两个女人都信心十足,虽然性欲的强烈程度达到了巅峰,但是双方对对手的嫉妒和恨意让两人都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想要一泻千里的冲动。她们肿胀的无以复加的阴蒂在激烈的阴户咬斗中再次交锋了,它们都想向自己的女主人证明自己是最强大、犀利的武器,于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决定性战斗终于上演了。

  “臭婊子!感觉到我的阴蒂正在碾碎你的阴蒂吗?”卡丽狂叫到,反复的用自己红肿火热的阴蒂捶撞着同样红肿火热的对手,凯特则用自己的阴蒂猛烈还击,报复的狂刺对手。卡丽的阴蒂更长,但是凯特的阴蒂更粗,很难被对手顶弯。“我的阴蒂比你的长!”

  “哼!我的阴蒂比你的粗!”凯特反击,阴蒂频度更高、力度更大的戳刺着对手,而自己的呻吟也越来越快。她们巨大的奶子随着身体战斗的加剧而跳动的更加激烈,两个仇敌的战斗也将难以避免出现因兴奋的失去意识而高潮的结果。“我要泄了!”

  “是啊没错!泄吧婊子!”卡丽怒吼着,她的肾上腺分泌强烈的刺激着身体,快感一波接一波,她的攻击也随之一浪高过一浪。卡丽的两片肥大的阴唇仿佛活了过来,竭力的吞噬、吸吮着对手的阴唇,简直就是之前两人嘴唇对战的翻版。凯特绝望的发现自己的阴唇就要被卡丽的阴唇完全吞咬进去了。她们的已经很酸痛的屁股还在不遗余力的推顶着,使两人的阴唇咬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而产生出最大的快感。

  “我的B......噢噢噢啊——......我的B......都快被你的吸进去了......啊啊啊——!”凯特痛苦的喊着,身体因为快感和对失败的恐惧而剧烈的颤抖。凯特绝望的进行着最后的反击,抵抗着卡丽支配性的进攻,泪水从脸上滑了下来。“泄给我啊泄给我啊,婊子!”卡丽发动着终结的攻势说,“给我......全都泄出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啊啊啊——!快泄出来啊!”

  “你就要......啊啊啊——就要完蛋了,小婊子!”卡丽喊叫着,同时不留余地的猛操对手。两个女斗士的手都滑下来紧紧地搂住了对手的大腿和屁股。自己的阴唇和对手的阴唇紧密地嘬在一起,卡丽用自己的阴蒂毫不留情的猛攻——淫荡的抽打和舔刺着凯特的阴蒂。凯特感觉到卡丽长长的阴蒂再次侵入了自己蜜穴的内部而不停的浪叫着,她的阴蒂被卡丽阴蒂的循环顶挤弄得胀痛不已。她们的极度敏感的蜜穴已经完全嘬咬在一起,而双方还在不停的用自己令人惊艳的屁股加大着阴户互相吞噬的剧烈程度。凯特被对手刺激得魂飞魄散,下身产生了极强的泄意,大量的爱液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了。

  “我决不会输的,母狗!”凯特仍然不肯放弃。她说的话让自己回过神来,身体中莫名的涌起一股力量,开始果断的反击对手。双方的目光始终互所着,凯特再也没有恐惧心理,而是敢于用自己的阴蒂和对手的印地进行猛烈的正面决战,阴蒂间的大力摩擦也使卡丽更加兴奋。虽然惊讶于对手的意志力与反击能力,但是卡丽的残忍的进攻丝毫没有受到动摇。卡丽仍然占据着优势,她的阴唇把凯特的阴唇吸得更深,痛苦与快感混合起来刺激的凯特尖叫不止。卡丽自信的笑了,她努力的与对手进行阴蒂的角斗,想趁着优势拿下这处最关键的战斗。

  “我已经把你搞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在抵抗住我?”卡丽低声的喘息着说,声音极其性感。两个女人的阴蒂都被顶的向后弯曲了起来,场面淫靡无比,这时的两人身体都在无法抑制的强烈颤抖,都处在了泄身的边缘。“这是无意义的战斗,凯特。你赢不了我的。”卡丽声音极骚地说,还用舌头舔着红唇,诱惑着对手,“胜负已分了,你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不,马上就结束了......”凯特说,她的声音微弱但自信十足。她的屁股全力发动了最后一击,这一击凯特用上了全部的能量,“完蛋的...是你!”

  “泄吧!”卡丽狠毒地叫喊,全力对抗着凯特的最后一击。两个女人都突然地对不确定的结果产生了恐惧和绝望,并且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着。卡丽连连浪叫着,阴户大力抽动想重新占据优势。她俩的裆部都已经湿透了,但是阴户之间的互相嘬咬仍然顽强而有力,她们都想把对手的阴户整个的吞到自己阴户里,于是还在热辣而淫荡的向前推挤着肿胀酸麻的阴户。卡丽淫水流得越来越多,她呻吟着感到相对于对凯特阴户依然强力的推挤和碰撞,自己的抵抗越来越弱。她俩的阴蒂在强烈的对抗中都被对手顶弯曲起褶了,而阴蒂间的战斗将会决定谁是最后的赢家。凯特感觉到自己的阴唇已经摆脱了卡丽阴唇的钳制,她最后的攻势显然令卡丽那肥厚强劲的阴唇都难以招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卡丽已经被凯特强大的阴户撞得不住后腿。卡丽的颤抖达到了没有过的剧烈程度——当然是和她们阴蒂之间决斗的激烈程度成正比了。“哦噢啊呀呜#^[email protected]$%#……!你都干了什么婊子?我的阴蒂啊——!我要...要...来了...噢天啊...噢...你这个贱B...哦啊...我要喷出来了...马上...”卡丽浪叫不已,仿佛被传染了,两个人的身体同样高频的颤抖着。突然,卡丽猛省了过来,自己还在战斗中呢,于是她咬牙忍住强烈的泄意,拼命的绷紧了身体坚持着继续与对手对撞阴户,“不...我不...我绝不输给你!凯特!”

  “骚B,我也不会输给你的!”凯特虽然嘴硬,但也几乎就要输了。两人现在绷紧的身体还在残忍的一下下的对撞,而凯特刚才不留余地的猛攻使自己无力再战。两人都把身体离开了墙的支撑,想用身体间的对抗早点结束着无休止的战斗,她们如饥似渴的猛搂在了一起,鼻子互相摩挲、奶头再次对戳、肚子也紧密的相互摩擦,她们所有的引以为豪、但是已经无比敏感脆弱的性武器在这一刻同时捉对厮杀了起来——身体的几乎所有对应的部位都亲密无间的挤压在一起了,这个动作使两个人的眼中都含着痛苦的泪水。她俩又骚又烫的肉体缠绵在一起,做着意志上的最后的较量。

  卡丽使出了最后一招,她用自己的阴蒂搓缠着对手的阴蒂,想要击败对手,但这个举动同时也把自己带到了高潮的边缘。卡丽绝望的紧抓着对手,银色的指甲抠入了对手的嫩肉里。终于,终于,卡丽呻吟着,大量粘稠的液体也从下身狂喷了出来,射在对手的阴唇上面,溅得到处都是,她最终败给了凯特!卡丽现在无力的喘息呻吟着,口水顺着嘴角留了下来。

  无情的注视着对手泛着泪花的眼睛,凯特向前倾斜身体,整个的压在了卡丽的身上,继续蹂躏对手的身体。肆意的顶瘪了对手的乳房、敲戳挤皱对手的阴蒂、侵范舔噬对手的嘴,凯特弄得对手叫出了声来。她用自己红色的指甲狠狠地抠进了对手肥大的屁股,凯特发现由于自己有把对手顶在了墙上,卡丽的腿本能的缠上了自己的身体。卡丽刚刚发泄完,凯特也紧紧抱住了对手,身体僵直的迎来了自己的高潮。一股热流猛地从凯特的阴户中喷了出来,远比刚才卡丽来的量更大更猛烈,犹如潮水般涌入了卡丽的不设防的阴户中,灌得满满的又溢了出来。卡丽被这刺激的使劲抓着凯特的后背,从被对方嘴包含着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凯特把自己的嘴从卡丽嘴上移开,双方的嘴唇间拉出了长长的细丝,卡丽失神的望着空气呻吟着。卡丽硕大的乳房也仿佛被凯特的丰满坚挺的乳房顶爆了,奶头处渗出了少许的白色乳汁。在把嘴唇分开时凯特最后看了看卡丽姣妍的面容,松开了对方的身体。卡丽靠着墙滑落到了地面上,发出了重重的声音。卡丽失神的盯着空气,似乎是不能相信自己被打败的事实。

  “你能让一个女人象刚才那样的高潮吗?”凯特残酷的扔下了这句话。她的下腹部和裆部此时站满了卡丽喷出的粘液,于是她挺起了自己的阴户,用卡丽棕色的头发擦拭起来,甚至还把自己的阴户顶在了卡丽的嘴唇上,摩擦着自己仍旧悸动的阴蒂。凯特专横的蹂躏着对手的嘴,无视于卡丽的痛苦的呜咽再一次的高潮了,粘液喷溅了出来,沾满了对手的脸。

????????【完】

  【24701字节】